柳退:国民党三巨头身边的“潜伏者”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974

转自:环球视野

《环球视野》摘自《看天下》第9期

时下的热播电视剧《潜伏》演绎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国共谍战故事,剧中主人公余则成的形象,可以说是我党情报战线上众多“潜伏者”的一个综合体。

延安接密报大唱空城计

熊向晖于1936年在清华大学秘密加入共产党,后以向往“三民主义”的革命学生身份打入胡宗南部,因其学识和才华得到胡的赏识,任命他为侍从副官、机要秘书。

1943年5月,共产国际宣布解散,蒋介石欲乘机“使军权政权统一于中央”,胡宗南密令部队准备夺取陕甘宁边区关中分区,熊向晖当即密告中共中央。我党将此视为“第三次反共高潮”,毛泽东冒着暴露熊向晖的危险,断然决定公开这一情报。朱德立即直接致电胡宗南发出警告。延安紧急动员,又是开大会,又是发通电,公开抗议国民党准备袭击边区,闹得沸沸扬扬。时值“国共合作抗日”期间,外国记者纷纷质问此事,英、美、苏大使亦警告蒋介石不得发动内战,否则便停上援助,终使蒋、胡紧急踩刹车。后来胡宗南调查泄密人员却毫无头绪,只得草草了事。

1947年,正当熊向晖按胡宗南的安排,准备赴美学习时,胡又将其拦下,让他回到西安准备“打延安”。熊向晖很快将这次作战计划通过与其联系的王石坚送到毛、朱手中、此时,胡宗南的军师、师长都还不知此计划。

但熊向晖又发现,国民党的情报人员使用的电台侦测技术可能侦得中共中央所在位置。而他已离开西安,无法面告王石坚,自己又从未使用过密写之类的技术。无奈之下,熊向晖只得违反秘密工作常例,将情报写在纸上,封入信封,写上王石坚的代名,另写一封信给其旧友潘裕然,托其勿拆、迅速转交,然后一并装入第一战区司令部长官专用信封,封好后交给胡宗南的机要交通员,嘱咐其亲交潘裕然并索要收条——这之间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熊向晖都会牺牲,但已是当时能采取的唯一办法。

等胡宗南率军“攻入”延安,中共中央早已收到情报后转移。此后胡宗南的部队也在陕北被共产党牵着鼻子走,始终无法找到中共中央的确切位置,屡遭败绩。

周恩来修改白崇禧发言稿

白崇禧在国民党军中被称为“小诸葛”,其足智多谋之名早已有之,却始终未能发现身边机要秘书谢和赓竟是共产党员。

谢和赓于20世纪30年代初在北平入党,被中共北方局派回广西老家工作,打入桂系。抗战爆发后,他开始担任白崇禧的中校机要秘书。按照指示,谢和赓只与周恩来、李克农保持单线联系。抗战初期,他起草了一份一万多字的《全民军事总动员纲领与展开全国游击战争之方案》,建议全国实行全民军事总动员。并在全国及省、县、乡村训练组织游击队伍,以配合正规军进行长期抗战,经周恩来、李克农进一步修改,深得白崇德的赞赏。谢按白崇德指示将此方案呈送蒋介石。蒋阅后批示;“游击战重于正规战,政治战重于军事战”,我党的游击战思想被蒋介石接受。

1938年5月,白崇禧让谢和赓和另外两名秘书各写一份题目为《军队政治工作与群众政治工作之关系》的讲演稿,供他向师以上干部训话时用。谢和赓找到李克农请求帮助,李向他提供了大量材料。3天后,谢写出成稿1.4万字,由李克农连夜转交周恩来审阅。周恩来认真推敲文句,删去2000多字,并对讲演稿进行了较大修改。

第二天,李克农便将周恩来用红笔改动过的讲稿转交给谢和赓,告诉他,周恩来删了文中揭示国民党中央军脱离群众的过火言论和指责他们在政治工作上的种种毛病的几段。同时,周恩来还提醒谢和赓,注意不要让原稿提出的政治训练的原则和方法与共产党太相似。

谢和赓急忙复写了两份,毁掉周恩来删改过的原稿,将稿件压缩到一万字左右,把完成稿送到白崇禧的办公桌上。白崇禧对该讲稿大为欣赏,通篇采用,从此更加重用谢和赓,将其由中校提升为上校。

事后,李克农笑说这恐怕是两党合作中的一件奇事。“不但老蒋和白崇禧想不到,就是毛主席他们也料想不到啊”。

解放后仍保持双重身份

抗战时期,山西进步青年阎又文投入国民党傅作义部队。他与傅是同乡,很快就取得其信任。这时,傅作义邀请公开的共产党员到自己的部队做政治工作,阎又文被秘密发展入党。阎又文后来担任《奋斗日报》社长,并升任少将新闻处长。按照上级指示,他长期未与组织发生联系。整个抗战期间,阎又文这个高级内线一直没有启用。直到1945年,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中共中央社会部边区保安处派王玉设法找阎又文。

1946年,傅作义夺取了张家口,傅很得意。发表《致毛泽东的公开电》,称这是“人民意志上的胜利”:……当你们清退的前一天,延安广播且已宣布本战区国军被你们完全包围,完全击溃,完全歼灭,但次日的事实,立刻给了一个无情的证明,证明被包围被击溃被歼灭的不是国军,而是你们自夸所谓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贺龙所部、聂荣臻所部……

国民党的《中央日报》全文刊登了这一电报,起了个大标题“傅作义电劝毛泽东,结束战乱参加政府。

可傅作义有所不知,为他起草这篇“檄文”的阎又文得到此任务后请示过周恩来,周恩来指示,公开电要骂得狠些,要能够激起解放区军民义愤,要能够导致傅作义狂妄自大。

阎又文还每周六在北海公园漪澜堂召开新闻发布会,安排王玉以记者身份参会,其间将其收集的包括作战部署及详细地图和军事实力、将领概况、傅蒋矛盾、傅之想法及思想斗争等情报交与王玉。在解放军攻占天津、傅作义进退失据后,阎又文力劝其与共产党谈判,被毛泽东称为“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

北平解放后,中共中央社会部指示阎又文不公开身份,继续留在傅作义身边。新中国成立后,傅作义任水利部长,调阎又文任水利部局长。阎又文就一直保持着双重身份。解放前,他名为国民党高级军官,实为中共的情报人员;解放后,他名为国民党起义将领,实为中共的统战工作者。这一点,他的妻子直至去世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