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都宫健儿:贫困正在日本蔓延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894

《环球视野》摘自2009年5月12日日本《经济学人》周刊

转自:环球视野

战后的日本社会,特别星高速增长期以来,“贫困”就成为了被遗忘的问题。

“贫困”是不能彻底消除的。近来即使认真工作收入却依然很低的社会阶层的存在已经演变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但是日本社会并没有认真加以对待。结果“贫困”开始蔓延,受去年秋天开始的全球经济低迷的影响,这一问题越发凸显出来。

不是“差距”是“贫困”

被遗忘的“贫困”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开始泛滥并日益深刻,且程度超过以往。在泡沫破灭后长期的经济低迷环境中,国家为了激活企业经营活动而逐步放宽对于劳务派遣的限制,许多企业开始将正规雇用转变为非正规雇用。同时由于国家财政重建的重要性被不断提及,社会保障费用逐步被削减。原本就不健全的社会保障网络就变得更加脆弱了。

结果,越来越多作为家庭支柱的男人也只能从事不稳定的派遣劳务,社会保障也指望不上。但是迄今为止,这样的问题更多地被理解为“差距”而不是“贫困”。

事实上问题不是“差距”,就是“贫困”,也就是说有很多人现在还过不上像样的生活。

必须把解决“贫困”问题作为一项政治课题提出来。从这个想法出发,我们这些律师、工会和露宿街头者支援团体在2007年成立了“反贫困网络”。

从那时起,舆论也开始关注“贫困”问题。2008年秋天美国爆发的金融危机导致许多派遣工人失业。但是国家还没有开始认真面对这个问题。现在的状况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国家有多少人正在和“贫困”作斗争。

“贫困”且没有保障

欧洲国家一直以来都将“贫困”视为第一政治课题。由国家出面对“贫困”现状进行调查,如何克服“贫困”则是一个国家性的课题。但是在日本,即使贫困正在蔓延,可是并没有人对实际情况进行调查。

我所知道的就是经合组织曾经发表过一份相对贫困率统计数据,也就是收入低于国民收入中间值一半以下的人在人口中所占的比率。2005年,发达国家中相对贫困率排第一的是美国(17.1%),第二位是日本(14.9%)。日本和美国一样,既是经济大国,也是贫困大国。

此外,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激增的非正规雇用劳动者在2007年时达到了1890万人,占所有劳动者的三分之一还多。

2004年制造业开始被允许使用劳务派遣工,从此派遣工人数量开始上升。

日本的派遣劳务大部分属于登记型派遣,有工作的时候才有工资,没有工作收入就是零。这与只允许使用常用型派遣工人(在没有工作的时候也可以从中介公司获得一定的工资)的德国完全不同。派遣工人的增加也成为了导致“贫困”蔓延的直接原因。

此外,在非正规雇用的领域,很多工人是没育就业保险的,即使上了保险,由于理赔条件的苛刻实际上也很难获得赔偿。最近,能够获得就业保险的失业者只占到全体失业者的两成。

在这种情况下,直面“贫困”的人们所能依赖的体系事实上只有生活保护。但现实情况是,生活保护也没有被好好地利用。

结果,很多人只能在无法享受生活保护的情况下被迫生活在正常标准以下,而且我们还不能掌握这些人的具体数字。

住房政策也是极其重要的。日本很少有廉租房,这也是造成露宿街头者众多的主要原因。因失去房子而生活在网吧中的“网吧难民”已经广为人知。

许多欧洲国家大学之前的教育都是免费的,即便贫困但只要有求学的愿望都能够接受高中教育。这或许是防止把贫困遗留给下一代的有效措施。

战后的日本社会一直在追随美国的脚步,结果却变成了今天这样一个贫困大国。现在是重新思考国家的基本构想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