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海青:国外共产党组织开展国际协调和联合行动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701

转自:环球视野

《环球视野》摘自2008年第47期《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

苏东剧变后,国外共产党组织在进行自身调整和重组的同时,尝试加强联合行动,以共同反对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和右翼势力,出现了国际性或地区性联合的趋势。目前国外共产党力量的国际联合主要体现在两个层次:一是共产党人的国际联合;二是共产党人与社会民主党人、独立左翼人士、新社会运动、社会主义民族主义者、托派及其他左派等的国际联合,表现为以下几种方式:

一、召开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国共产党为加强联系和交流,组织召开共产党工人党代表国际会议。会议采取年会制形式,从1998年举行第一次会议至今,已经召开过九次会议。前七次会议的举办地都是希腊雅典。第八次会议在葡萄牙里斯本召开,有63个党的代表与会。第九次会议于2007年11月十月革命90周年之际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召开,全球70多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参加了此次会议。每次会议都确定一个主题,例如,2003年的会议主题为“反对战争和资本主义全球化运动与共产党”;2004年为“反对帝国主义进攻:斗争阵线与替代选择”;2005年为“资本主义当前趋向:经济、社会和政治影响”;2006年为“国际形势的危险和潜力”;2007年为“纪念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90周年”等。各国党在独立自主的基础上通过国际会议交流彼此的经验、分析当前的形势、明确自身的任务。第十次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将于2008年 11月在巴西圣保罗举行。会议的主题确定为“国际框架中的新现象:日益恶化的国家、社会、环境以及帝国主义间的矛盾和问题:为和平、民主、主权、进步、社会主义以及共产党和工人党的团结行动而斗争”。

二、创建和发展地区性论坛

在当前形式多样的论坛活动中,共产党作为重要组成力量的是成立于西欧的“新欧洲左翼论坛”和拉美地区的“圣保罗论坛”。“新欧洲左翼论坛”起初只是各国共产党之间进行小范围联系、交流的一个非正式国际组织。后来随着影响不断扩大,加入其中的左翼政党、社会运动日益增加,论坛逐渐发展成为跨西欧范围的共产党以及其他左翼力量进行对话、交流,共同决定行动方案和开展联合斗争的重要渠道。“新欧洲左翼论坛”主要通过每年举行两次成员党会议来进行协调和沟通。自1992年首次召开论坛会议至2003年初,它已成功召开了23次会议。从历次会议的中心议题看,它关注的焦点从90年代初期关于苏东剧变的原因、后果以及共产主义的发展前景问题,逐渐转向探讨一些具体现实问题,尤其是关于欧盟建设和西欧社会发展等问题。2004年5月,在新欧洲左翼论坛的基础上,来自欧洲14国的共产党和其他左翼政党在罗马建立了统一的欧洲左翼政党组织——“欧洲左翼党”,意大利重建共、西班牙联合左翼、希腊左翼联盟等16个共产党成为欧洲左翼党成员,意重建共总书记贝尔蒂诺蒂当选为新党主席。欧洲左翼党强调自己是开放的、在尊重各成员党特性和各国实际基础上成立的政治组织,其宗旨是推动左翼联合与振兴,捍卫民主权利,维护世界和平。2007年11月,欧洲左翼党在布拉格举行了第二次代表大会,会议通过了《欧洲左翼:建设替代选择》的政治纲领,提出了建立一种新的社会的、民主的(争取权利和自由)、生态的(争取和平和全球正义)欧洲模式的目标。

1990年,在巴西劳工党的倡议下,包括共产党在内的拉美地区 13个国家的48个左派政党和进步组织在巴西圣保罗召开会议,讨论拉美地区面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并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圣保罗论坛宣告成立。圣保罗论坛大约每年举行1次年会,论坛至今己成功举办14次会议。其中2001年12月在古巴哈瓦那召开的第10次会议规模最大,来自86个国家、138个政党和组织的3000名代表和观察员与会。目前,圣保罗论坛的成员党发展到100多个,成为拉美地区最具代表性、影响力最大的左派政党和进步组织的聚会舞台。论坛坚持“反帝国主义、反霸权主义、反对一切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反干涉”的主张,近年来的论坛宣言中均提出了针对新自由主义的“替代方案”或“替代模式”等概念。

三、参与其他左翼组织的论坛活动

在其它一些左翼组织的论坛活动中,共产党虽然不是主要的组织者,但也是积极的参与力量。这其中就包括近年来影响广泛的世界社会论坛。世界社会论坛是由巴西劳工党倡导,由全世界非政府组织、知识分子和社会团体代表参加的大型论坛。该论坛是与世界经济论坛相抗衡的产物,它积极倡导反对经济全球化,反对“新自由主义的过分做法导致的灾难、不平等和不公正现象”。自2001年1月举行第一次论坛会议以来,世界社会论坛至今已连续召开了八届年会。其中前三届和第五届在巴西阿雷格里港举行。2004年的第四届年会在印度孟买举行。在首届世界社会论坛上,来自约120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名代表与会。会议就免除第三世界国家债务、加收资本流通税、创建自由贸易协定的替代方式、农业家庭化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在第二届世界社会论坛上,123个国家和地区的1.5万名代表与会。会议着重分析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一些合理建议。第三届世界社会论坛吸引了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万名代表与会。会议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反对美国对伊拉克动武。132个国家和地区的8万多名代表参加了第四届世界社会论坛,反对美国对伊动武、促进和平以及反对全球化带来的不公正和不平等是本届论坛关注的焦点。在第五届世界社会论坛上,135个国家的15万各界人士与会。与会者就维护和平、消除贫困、普及教育、保护弱势阶层权益、新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2006年举行的第六届年会首次没有设立中心会场,而是分别在马里的巴马科、委内瑞拉的加拉加斯和巴基斯坦的卡拉奇3个会场举行。2007年,第七届年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这也是世界社会论坛首次把会场完全设在非洲国家。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众多非政府组织的8万多名代表参与了论坛。该届论坛议题包括艾滋病、种族歧视、自由贸易、妇女儿童权益、减债和消除贫困等各种发展和社会问题。2008年的第八届年会在墨西哥城召开。与前几届社会论坛不同,该届论坛不再举办某一固定地点的聚会,而是由世界各国的参加者在所在国组织相应活动,这些活动集中在 1月 21日至26日在世界各地举行。在会议期间,共有来自80个国家的700多项活动在世界各地举行。

作为世界社会论坛地区化发展组成部分的欧洲社会论坛,近年来也备受各国共产党的关注。欧洲社会论坛是由第一届世界社会论坛会议发起召集的。虽然二者在许多行动中相互配合、协调,但欧洲社会论坛与世界社会论坛并非一种从属关系。正如世界社会论坛准则章程中指出的那样,它之所以推动各种地区性论坛的举办,是为了“激励各种决策机构和运动在地区和国家层面上思考全球公民意识问题”,为了更便于讨论地区内的战略策略问题。从2002年11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举办第一届论坛至今,欧洲社会论坛已经召开了五届会议。第二届论坛于2003年11月在巴黎郊区圣丹尼斯举行。第三届论坛于2004年10月在伦敦举行。第四届论坛于2006年5月在希腊雅典举行。第五届论坛于2008年9月在瑞典的马尔默召开。欧洲社会论坛对欧洲范围内反对资本主义统治的战略、策略问题举行了广泛探讨,并在会议期间通过组织游行示威的形式,彰显了欧洲左派团结斗争的力量。

四、主办或参加国际研讨会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每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马克思大会”。从 19 9 5年首届大会以来,“国际马克思” 大会已连续举行五届(1995年、1998年、2001年、2004年和2007年),每次大会较前一次无论在参与人数上,还是在讨论议题上都有所扩大。1998年和2000年法共以“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 150周年”、“全球化与人类解放——构建公民世界”为主题,在巴黎举办了两次大型的左翼国际研讨会,分别有大约700名和1500名来自世界各国的左翼人士参加了盛会。2003年,摩尔多瓦共产党在建党10周年之际,邀请来自独联体国家、罗马尼亚和德国的左翼政党,举行了题为“科学与实践”的国际研讨会。2006年7月,世界上50多个共产党的总书记参加了委内瑞拉共产党举办的“科学社会主义:对其建设的贡献”研讨会,讨论了社会主义、玻利瓦尔进程、墨西哥的选举舞弊以及其他现实政治问题。

五、其他形式的交往也日益频繁

比如,有的共产党举办党报节、党代会等。在2003年,有110个外国政党和组织派代表应邀参加了法共《人道报》报节活动;越南、朝鲜、老挝、古巴等30个国家的39个政党或组织派代表团或代表参加葡共《前进报》报节活动。此外,共产党还通过积极参加反全球化、反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斗争,来加强同其他左翼力量的合作。如在西雅图、布拉格、尼斯、热那亚等地进行的系列反全球化运动中,在反对多边投资协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内瓦服务贸易自由化谈判斗争中,在反对美国对伊战争的大规模反战示威游行中,我们都可以感受到共产党组织和其他左翼联合斗争的力量。

总的来看,20世纪90年代以来,共产党组织的国际联合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范围上都得到了迅速发展。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客观形势作用的结果。苏东剧变后,经受了巨大冲击的共产党组织,其力量、总体实力及在各国政治领域的影响力普遍遭到了削弱,一些共产党在国内政治生活中面临边缘化的困境。面对这种局面,许多共产党在进行理论政策调整的同时,重新拿起了联合斗争的武器,试图通过左翼团结的力量来推动党的复兴与发展,通过加强国际协调来共同反对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和右翼势力的联合进攻。可以说,进行国际联合是各国共产党在新的斗争形势下合乎逻辑的必然选择。

共产党组织的国际联合实践,对共产党力量的恢复与发展具有积极意义。它直接推动了各共产党之间、共产党同其他各种左翼力量之间的联系和沟通,以及在相关问题上的协调行动和共同斗争,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低潮中为共产党开辟了新的斗争舞台与活动空间。通过进行国际联合斗争,各共产党组织普遍顶住了苏东剧变后国内和国际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的进攻,逐渐稳住了阵脚,并随着左翼团结影响的增大而强化了自己的政治存在,为谋求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就当前整个大环境而言,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仍然处于相对低潮的发展时期。虽然借助于左翼团结的力量,各国共产党的实力有所增长,影响有所回升,但在各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共产党这种稳中有升的发展趋向实际上并不稳固,近一段时期以来一些主要共产党,如俄共、法共、意大利重建共、西班牙共产党的影响就呈现下降态势,在各国议会中的作用明显减弱;其次,共产党的国际联合实践也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在联合实践中出现的矛盾和分歧,如新欧洲左翼论坛的各成员党在欧洲一体化、北约东扩等具体问题上的观点对立等等,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联合斗争的力量;再次,与国际垄断资本的联合、左翼社会党的联盟以及右翼保守势力的联盟相比,共产党国际联合的力量相对弱小,它发挥作用的空间还很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的国际联合政策要取得更显著的成效,还需要共产党组织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进行深入的理论和实践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