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郎咸平事件为契机掀起对改革观进行全民反思的浪潮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6

在无数有名和无名的英雄的鼓与呼下,对郎咸平事件的讨论已经远远超出了经济学圈,成为真理标准大讨论以来知识界规模最大的一场论战。数以万计的网民一边倒地“挺郎”,让张维迎那个“百分之三十”的自大估计成了笑柄。其实在当代中国,能上网的参与讨论的应该有很多人并非是改革的受损者,占人口大多数的产权改革受害者大多无心或者无力参与网上发贴讨论,只能是在给子女攒上学钱之余切齿痛骂几句(不过也说不定还有人把张维迎、周其仁等人的极品言论作为阶级仇恨教育材料给子女读,以刺激子女奋发有为,将来报仇锄奸。呵呵……)所以,如果真要学西方的话,支持新自由主义的那几位大人会输得比今年早些时候的瓦杰帕伊还要惨不知多少倍。当然,谢天谢地有易纲军师的妙语安天下“咱们不是有军队吗?”所以张教授还可以继续把北大教改得鸡飞狗跳,虽说偶尔会被土生的北大人骂一声“哪来的野种?”

现在听说郎先生有挂免战牌的意思,但论战结束与否恐怕已经不取决于任何个人了。但如果仅将这次论战作为发泄对主流不满的机会,战而不论,到此结束也罢。我们必须利用一切可能的契机,启发群众思考,将论战引如深入,尤其让真正失语的工农群众、普通知识分子和大学生关心国企乃至整个国家改革的前途与命运,以期通过扬弃陈腐的新自由主义思路,用科学的改革观指导改革开放。

要树立科学的改革观,必须首先重新科学总结改革的历程,尤其是从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到党的十六大的13年中的功过得失。党的历史告诉我们,什么时候科学总结了历史,什么时候才能将事业顺利地推向前进。十六大初步对“13年”的成就做了评价,但没有对13年间的具体改革措施成败做结论,这是慎重的态度。综合80多年的党史,即使是毛主席和邓小平担任领导核心的时期也根本没有出现过连续13年不犯错误、不遇挫折的情况。挫折、错误是正常的,但如果讳疾忌医就是对人民和党犯罪。现在随着改革进行到新的阶段,过去一些短视政策的后遗症开始越来越制约发展、威胁稳定,因此重评“13年”的时机正在越来越成熟。

认真反思现行改革开放政策的理论基础刻不容缓。反思改革是需要真学问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张维迎、周其仁等人的论战文章就知道那根本不是做学问。张教授这次居然还好意思说什么“学者要出言要严谨,要慎重”之类的话,还被人说成是有“健康人格”,就好像全国人民都忘了当年是哪个煞笔鼓吹吐痰论。孔夫子早就说过人要是不知道害羞就难办了,我都不好意思承认张教授是咱们陕西乡党。(当然我不否认张的西方经济学基础理论还是比较精深的,要是他好好讲讲博弈论之类的真学问,我一定洗耳恭听)周先生的言论除了暴露自己不懂形式逻辑还能说明什么呢?徒遭骂而已。说实话,就这次论战中张维迎、周其仁包括什么张军用的那三招两式,咱们这些小年轻谁不会啊?以为现在还是八十年代啊,说几句空话就能把人唬住?搞笑!

面对这种人的封杀堵截,“不争论”能行吗?不是我胡说,“小平理论”不正是靠争论才立起来的吗?没有“真理标准大讨论”、“皇甫平事件”,吴市场厉股份之流恐怕只能是专政对象吧。现在你们有权有名有钱了,就想翻过脸玩垄断?没门!这次论战中,最“闷声大发财”的当然数厉股份(别名厉暴富)了。说句捅破窗户纸的话,厉以宁那西方经济学水平恐怕连经济研究中心的一些在读硕士生都不如,这是经济学界大家心知肚明的“秘密”。别以为你装哑巴大家就能放过你,大家都记得你的“新公有制理论”呢。有时候我真纳闷,《经济学动态》那么高档次一学术杂志竟然给发那种垃圾的混乱文章,项启源王空这些前辈也忒叫真,跟那种“新公有制”文章“商榷”,也不怕掉价。

我看现在的改革的基础理论研究其实还处于低水平徘徊,大部分人还在说空话。可能比较高水平的是关于一般均衡理论的研究,但那不属于本文的讨论范围。我这里要谈的是,要有对增进人民福利有利的改革理论,首要问题是立场。随着帅哥樊刚等人谈些什么经济学家不讲道德之类拿到国际上要被笑掉大牙的理论,站在人民立场说话居然成了问题。我这里还是引用一下被人遗忘的《资本论》吧:“在政治经济学领域内,自由的科学研究遇到的敌人,不只是它在一切其他领域内遇到的敌人。政治经济学所研究的材料的特殊性质,把人们心中最激烈最卑鄙最恶劣的感情,把代表私人利益的复仇女神召唤到战场上来反对自由的科学研究。例如,英国高教会派宁愿饶恕对它的三十九个信条中的三十八个信条进行的攻击,而不饶恕对它的现金收入的三十九分之一进行的攻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44卷中文2001年第2版第10页)实在没有比这更经典的话了。

继续推进改革必须得到人民群众支持,摆正人民群众的改革主体地位。那些这部那委的老爷们请搞明白了:不应该你们为民做主搞改革,而应该是人民自己做主人搞改革。我真不明白吴市场(或称吴“良心”)的逻辑:国有企业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人民好比是股东,政府好比是董事会,人民不想继续按现在的思路搞产权改革,你算老几,说不能停下就不能停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就是不能由少数那么几个经济学家说了算。我很不情愿把我父母纳的税用来养这些剥夺人民民主权利的“中国高层智囊”。有的人别喜欢装孙子,说什么“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都要义无返顾,勇往直前。你试试看把他放在夜晚的荒郊野地,告诉他:“ 前面有地雷阵,小心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就不信他会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走向未来,敢打赌他会先等天明了探完路再走。你把国企都带到地雷阵里,国有资产损失你赔啊?工人下岗生活你管?自己一退休了事了。我今天理直气壮地说:那些根本讲不清利弊,当着咱们老百姓面不敢算清楚改革成本谁付、付多少,改革收益谁得、得多少的“改革”措施,就是要停!!!你们现在不停,将来让你们强行停时别后悔!

最后还有个经济学基本常识要重申一下:不管是姓资姓社,企业有效率的前提是法制健全。那种靠钻体制漏洞富起来的人,为什么不能“仇”?凭什么要我们善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