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菲律宾新人民军在一起(2)

——来自游击前线的报导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47

编者按:

最近,革命工人的一名记者应邀来到菲律宾,和新人民军的一支部队一起度过了一段时间。

菲律宾是一个贫穷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拥有7,000,000人口。帝国主义控制并扭曲着这个国家的发展。菲律宾人民受尽了磨难。但菲律宾人民也有着光荣的浴血奋战的抵抗革命历史。1968年,菲律宾共产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重建。1969年,党发动了人民战争。

新人民军(或称NPA),众所周知,是菲律宾革命的战斗军队。斗争的核心是反抗大地主和帝国主义支持的卖办资产阶级的武装土地革命。

尽管遭到了统治阶级的野蛮屠杀,尽管经历了许多的曲曲折折,菲律宾革命一直向前发展着。1992年,还不是革命国际运动一部分的菲共发起整风运动以确保它的革命路线和策略,加强新人民军和群众之间的联系提高思想觉悟。

菲律宾的斗争是非常重要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它值得所有进步的具有革命思想的人们的支持。

作者向使这次旅程成功的许许多多的菲律宾同志表示感谢。真名已经换掉。


两条路线的斗争和整风运动

每一场革命都必须从挫折和错误中吸取教训。每一场革命都必须同应对任务和挑战时的错误路线和方法开展斗争。毛泽东主义者清楚这些斗争锻炼和教育了革命和人民大众——当政治和理论问题得以深入控讨并得到阐明时,更是如此。菲律宾革命也不例外。

从这一点上,对菲共1992年发动的整风运动进行讨论一定是有益的。这样读者就能够更好地理解菲律宾革命近些年来的挫折和曲折。

我提到在菲共内部产生了一条错误的路线。提出这条路线的人们争辩说菲律宾社会的性质发生了变化,资本主义的发展正在消灭农民地区半封建的(地主——农民)剥削关系。他们说菲律宾正在日益成为一个城市化的工业社会。在他们眼中,毛泽东主义者的持久人民战争、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已不再适合菲律宾国情。

他们鼓吹把革命斗争的重心转移到城市中去。他们开始在农村地区构建更大规模和正规的军事编制,考虑着对政府军队发动大规模的反攻以激励和支持城市里的起义。

错误路线听上去非常革命。它宣称胜利能够迅速取得,最后决战很快就会打响。但那是一条不能指导革命的路线。这条路线的拥护者实际上是想寻找一条革命的捷径。他们把军事置于政治之上。伊莎贝尔解释说:“在干部、新人民军和群众中的政治工作被放弃了。”他们迅速地把自己和农民们的生活和斗争割离开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开始怀疑起农民群众进行革命的能力来。

通过研究这股势力的一些文献,我还看到他们是如何混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的。他们把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看作是社会主义国家。他们有人想要放弃毛泽东思想。

但在那一阶段,菲共总体上也有一些理论上的缺点。它不能坚决地抵制邓小平的修正主义路线。它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认识有所下降,并把它视为支援和帮助的潜在力量。

正如我提到的,在1980年代未期和1990年代初期,政府军队对新人民军和它的农民基地发起了更猛烈和凶残的打击。这是一场野蛮的屠杀。在农民政治工作放松的地区,新人民军常常发现自己面对敌人是在孤军奋战。当城市里的情况并未象错误路线的鼓吹者希望的那样得以发展时,他们的一些人又走上了另一个极端。他们开始认为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强大无比,丧失了对武装斗争的信心。

这一路线的鼓吹者在党内斗争中遭到了彻底失败。现在他们在菲共内部已不复存在。他们中许多人从那时起公开吹捧改良主义,有的甚至同政府相勾结。但是他们的路线在政治上、组织上和军事上造成了严重损失。

菲共的领袖们对这一时期的教训进行了总结,并为背离毛泽东主义的路线作了自我批评。1992年,党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整风运动。

整风使新人民军重获生机,加强团结,并扩大了在农民群众中的势力和影响。菲共决定这也是一个“长期群众工作”的阶段。

整风还使党员和新人民军战士提高了政治思想水平。和我在一起的新人民军战士们在学习有关这场斗争问题的材料。党的一份重要文件号召“重新肯定”。伊莎贝尔解释说:“我们正在重新肯定基本原则——对我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对我们必须发动持久人民战争的分析。”当我在游击前线的时候,几位新兵告诉我1980年代,毛泽东的著作不再象1970年代那样被勤勉地加以研究。伊莎贝尔解释说:“我们还重新回归到毛泽东的著作中,回归到毛泽东的基本原则中去。”

和我谈话的同志们对整风和恢复兴致盎然,他们有许多关于革命更深地扎根于基层农民群众中去的故事要讲。

如前所说,领导层号召加强武装斗争。据Armando Liwanag1997年12月的一份声明:“党的领导机关正在结束长期群众工作(停止战术反攻)的保守倾向。……我们必须同‘左倾’和右倾机会主义路线进行战斗。我们必须加强武装斗争作为斗争的主要形式并使城市地区和农村地区的革命斗争协调一致。……只有通过持久的人民战争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才能摆脱帝国主义和本国剥削阶级的压迫和剥削。”

形势复杂而充满变数。但可以说,菲律宾革命给了帝国主义以真正的打击。以夺取菲律宾全国政权为目标的的武装斗争如何进一步发展和向前堆进?革命如何在毛泽东主义的基础上进一步从政治上和理论上加强自己——这一切对世界人民都是十分重要的。

革命军队就是人民军队

通过多次的讨论和对新民军的近距离观察,我对革命军队和资产阶级军队的根本区别有了更鲜活的认识。新人民军的实践和榜样,象秘鲁和尼泊尔的毛泽东主义武装力量一样,为美国被压迫剥削人民提供了经验。虽然我们夺取政权的途径和最终必然发动的武装斗争会有很多不同的特点,我还是要这样说。

新人民军同敌人作战,为人民服务。这是一支同群众密切地打成一片的军队,向群众学习,并且依靠群众。在这一地区,新人民军招蓦的新兵中大约70%来自当地农民。这是一支掌握革命斗争和革命变革政治的军队,这是一支发动人民群众改变世界和他们自己的军队。

今天,作为复兴工作的一部分,新人民军的绝大部分军队都分散为各个小组参加了群众工作——虽然在中部游击前线地区还保留着一些相对集中的班。新人民军的基本编制是由7到12名战士组成的班,它可以起到(或细分为)“武装宣传队”的作用。普通战士的平均年龄约为18至21岁,指挥官的平均年龄约为30至33岁。

我问起每个班通常的工作是什么?解释说主要工作有:理论培训;学习;复印宣传资料;从政治上组织、教育和动员群众,尤其是进行土地革命;经济工作,帮助群众提高农产品产量和收入;组织工作,包括通信、人事和征兵;还有军事行动。

这支部队的成员要训练成为所说的“全面战士”。这意味着要提高战斗、教育和宣传的技能——“这样,”李诺同志解释说,“如果我们中的一位牺牲了,另一位就能够接替他。”政治训练是最主要的,正如伊莎贝尔指出的那样,“没有思想的游击队员是没有好处的。”

我想知道人们会学习毛泽东的哪些著作,苔丝向我讲述了他们所说的“五篇光辉著作”(毛泽东著名的五篇论文)所发挥的广泛作用,象《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这些文章强调了为人民服务、艰苦工作、自我牺牲和国际主义的原则。

每一个班或小分队都有具体的行动计划,并经常进行自我评价和自我批评。

和我在一起的这个班同游击阵线15到20个barrio的农民们工作在一起。Barrio是菲律宾农村地区的基本乡村单元。战士们经常访问他们负责的Barrios,有的战士会一连在那儿住上几天。“我们在半夜去敲农民们的家门”卡洛解释道,“他们让我们进屋,我们就和他们讨论起武装斗争。但农民们从窗户里看到敌人来了,他们就把门起来,——或许他们只会允许他们进去喝口水,因为农们受到了威胁。”

新人民军的指挥官、班长鲁丝给我讲了更多工作的情况:“我们组织起来严防牲畜被盗,我们保护农民免遭森林滥伐和涸泽而渔。(这损害了农民们的生路,并破坏了环境。)我们反抗商人和军队对农民的虐待,我们帮农民种地并进行农业互助合作。我们注意着村子里敌人暗探和间谍的情况,一有机会我们就惩处他们。”

我获知这一地区妇女在新人民军队中占了四分之一,而这个比例高过了其它地区。通过我自己的观察,我看到男女战士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人们一起工作,轮流做饭、站岗、完成其它任务,相互之间平等相待。集体讨论政治问题和个人问题。在和战士们的谈话中,我还发现他们认识到了农村地区妇女面对的经济、社会问题。

伊莎贝尔,正如我提到过的,是该区党的一位领导。然而她在这儿和此班一起工作和跋涉。我了解到整风运动采取的一项政策就是把领导和做群众工作的队伍更紧密地联系起来。革命还要努力根除在修正主义影响下滋生的官僚主义。

很自然,我在这儿尽可能多地了解菲律宾斗争的情况。但菲律宾的同志们也会连珠炮般地向我提问美国的形势和斗争。他们知道我支持美国革命共产党,他们对我讲述“敌人心脏”里的革命战略和战术有着强烈的兴趣。他们还要求我举行一次介绍秘鲁人民战争的会议。

和鲁斯的谈话

我在帐蓬里的早些时候,得到了和鲁丝更深入交谈的机会。我想听听他对目前形势的评价。

我:敌人最强大的力量是什么?

鲁丝:它的大量警察和它的情报(监视,特务网络,等等)

我:敌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

鲁丝:它缺乏人民的支持,他的盲目和自大。

我:您如何评价这一地区的最近形势?

鲁丝:我们的宣传攻势强大,但我们的群众基础和招兵工作得加强。还有些我们被迫放弃的地区得收复回来。

我:如果形势升温,美国会做何反应?

鲁丝:我们受过面对美帝国主义的教导。

我:新人民军已经连续战斗了近30年,你们如何保持士气的?

鲁丝:我们遵守纪律。我们争取不重犯错误。我们教育人民持久的人民战争。当整风刚开始的时候,士气有点低落,但现在情况完全变好了。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政治学习。我想提高自己的政治水平。

我:革命能成功吗?

鲁丝:是的,要求革命的人比反动派多。

我:但敌人有军事力量啊?

鲁丝:决定的力量在于人民。

我们的讨论渐渐停顿下来。午餐时间到了。很合我的胃口啊。在过去几天,我已喜欢上为我们准备的茄比(茎叶在椰子汁中煮过的绿色食品)、干鱼片和大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