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骚乱事件评论翻译两则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3073

译者:赵丁琪

A rebellion against racism and poverty

London burns

一场反抗种族歧视和贫穷的骚乱

文章来自:SOCIALISTWORKER

整个英国的主要城市发生了几个晚上的暴力事件,这至少是这一代人中最严重的市民骚乱,英国正步履蹒跚,面临重重困难。

开始于上周末的一系列反抗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的抗议运动已经升级为一次整个社会和政治秩序的严重危机,警察明显失去了对部分主要城市的控制。

第一次骚乱的发生起因于警察枪杀了Duggan——一个29岁的黑人,他是一个四岁孩子的父亲,住在伦敦的托特纳姆。在8月4日,当他正准备坐上一辆出租车的时候,正在黑人社区阻止枪支犯罪的警察叫住了他。在接下来的事件中,警察朝他开了两次枪,一些目击者说当枪击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正被警察限制在地上。

刚开始的时候,伦敦城市警察局试着声称Duggan身上有武装,并且朝逮捕他的警察开枪。然而随后的证据表明,现场的子弹都是警察射出的。

饱受警察骚扰的托特纳姆居民,在第二天晚上在当地警察局组织了一次和平示威。然而,当抗议者遭遇到了防暴警察的时候,抗议升级为当地年轻人和警察之间的战斗。

在贫穷的伦敦城内社区,杀害Duggan的凶手和针对抗议者的粗暴的警察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些紧张。在周六和周日晚上,骚乱扩散到了附近的地区,许多年轻人正面对抗警察,袭击汽车和商品,并且据说抢劫当地的商铺。

到周一为止,骚乱已经扩散到了伦敦之外,在伯明翰、布里斯托尔和利物浦也发生了类似的骚乱。伦敦的警察已经自顾不暇,首都许多重要地区已经在骚乱者的掌控之中。

统治阶级对骚乱的反应是一如既往的虚伪和反动。政治家,警察指挥官和权威媒体已经谴责这些造反是“愚蠢的犯罪”,并且否认社会和政治原因催生了暴力事件。保守党的伦敦市长约翰逊,否认贫穷和种族歧视引发了骚乱,他说:“It’s time that people who are engaged in looting and violence stopped hearing economic and social justifications.”

在国家层面,保守党和自由党的联合政府正讨论将街头的警察数目增加到三倍,并且可能会给警察使用橡皮子弹的权力——这在英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尽管这些措施在在英国的殖民地比如说爱尔兰非常熟悉。

当然,这次事件发生在伦敦和其他城市最贫穷的地区并不是偶然的。这些地区的年轻人在一个贫穷和种族歧视的环境中长大,要面临警察经常性的骚扰,并且年轻人的失业率与经济危机前相比已经极高了。

如果本来英国一些城市的情形并不是特别坏的话,保守党着手实行的让穷人和工人阶级为经济危机买单的大规模、致贫的措施让劳动者的境遇雪上加霜。就像一个向路透社记者概括工人阶级年轻人境遇的抗议者所说的那样:

“这里是穷人住的地方,这里是贫民窟,他们一点都不关心我们。我毫无缘由地被警察阻止出门。我们没有工作,但他们仍然想削减福利。我们已经没有办法生存,没有一个人关心我们。这儿有大量的不公平。”

另外,这些年轻人已经看到了搞坏了英国经济的银行家和政治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当百万富翁和他们的政治代言人在托斯卡纳(首相卡梅伦)或者贝佛利山庄(大臣奥斯本)度假的时候,黑人年轻人除了福利削减和警察骚扰什么都没有。

当人民生活中的各种紧张——种族歧视,不断增长的贫困,隔离疏远和移民问题——到达了沸点的时候,统治阶级在讲话中总是说“使用暴力是错误的”,却从没有反思过针对穷人和工人阶级的每时每刻都发生的日常暴力。

当被NBC问及是否暴力事件取得了什么成果的时候,一个年轻的抗议者给了一个雄辩的回应:

“是的。如果不发生暴力事件,你们从来不会采访我们,不是吗?两个月前,我们去伦敦警察总局游行——有超过两千人,都是黑人——它是和平的、温和的,你们知道吗?在媒体中一个字都没提到。”

资深作家、社会主义者Tariq Ali在这周的一次评论中,指出了当局政治和媒体的虚伪:

“富人享有特权。他们到处宣传法官和地方法官应该对抗议者做出惩罚性的判例,以杀鸡儆猴。他们从没有严肃的质疑过为什么没有警察会因为1990年以来在监狱中死亡的一千多个人而被起诉。

是的,我们知道伦敦街头的暴力是一件坏事情。是的,我们知道抢劫商铺是错误的。但是为什么这些事情在现在发生?为什么去年不发生?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痛苦怨恨在不断的加深。因为当局造成了一个来自被剥夺群体的黑人年轻公民的死亡,它同时无意识地促成了这次事件。”

最后,英国的骚乱应该被看做全球反抗贫困和政府压迫的另一个阶段。这些晚上伦敦街头和其他城市的许多年轻人曾经参加过去年年底大规模的激进学生抗议运动。他们已经见证了从希腊到西班牙到中东和其他地区的骚乱、罢工、大规模的抗议和革命。

这次骚乱刚好发生在世界金融市场因为美国经济正重返萧条而一片混乱以及欧洲债务危机扩散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时候。危机重重的资本主义体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提供给年轻人,愤怒积聚爆发转化为行动仅仅是一个时间问题。

这并不是危机中的第一次骚乱,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伦敦起火了

文章来自:ECONOMIST

在一个当地人死于警察之手后,在8月6日,骚乱开始在北伦敦的托特纳姆爆发,并且扩散到首都其他地方,不仅仅是穷人聚居区。有一百年历史的世界上最贵的街区Primrose Hill,离警察和年轻人发生冲突的地方只有一百英尺。

卡梅伦缩短了他的夏季假期并返回伦敦,他今天早晨将主持召开一次关于当前形势的内阁高级官员会议。伦敦市长约翰逊也早早结束假期返回伦敦。

他们将回应对他们的批评——他们没有及早返回处理这次事件和其他危机,比如欧元区地金融危机。财政部长奥斯本也正在休假,尽管副部长克莱格早早返回并于周一在托特纳姆主街道视察过一次。

尽管如此,政治家仍然是幸运的,因为更多的愤怒被发泄到了首都的警察身上。春天在伦敦市中心爆发骚乱(表面上反对削减公共开支)之后,同样有人表达了这样指责,那就是伦敦警察队害怕激起更加激烈的骚乱,学着CCTV电视片段的方法,靠近骚乱人群原地待命,想着完了之后再来逮捕匪徒。今天时代周刊的头条是“当警察投降后,暴徒接管了街道”,这种情绪在人们心中蔓延,尽管警察经常因为粗暴和松散而被指责,但他们现在处在一种容易招致怨恨的位置。

开始讨论这次危机的政治暗示是粗鲁愚蠢的,生活在伦敦最贫穷地区的艰难的绅士的房屋和商铺在这次危机中已经被烧掉了。但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政客们将会面临一个严峻的挑战,在温和的九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些政客对政治黑暗的一面并不是特别熟悉。

我们应该如何从政治上看待这次事件,这是我的一点想法(昨晚匆匆的想法)

首先,不要期望卡梅伦会拥抱这些年轻混混。他作为保守党领导人执政初期表现出的软弱并不是他的本性,他的政治嗅觉是相当敏锐的,他认为这个国家并无意于对各方各打三十大板的和稀泥的冗长讲话。我猜测大多数沉默的、愤怒的人会等着看是否他们的首相能够明白这一点。他将在短期内会毫不含糊地谴责这些骚乱,从长远来看,他可能会执行他的警察和福利改革计划。

第二,警察部门将会成为政治议题中的热门话题。但是奇怪的是它现在并不是。学校录取和大学资金问题一直缠绕着政治和媒体,但是民调结果是很明显的——和教育相比,犯罪是一个更令人担忧的问题。政治家关于警察问题的迟缓的反应也令人担心。他们将努力应对这个问题——对警察持续的监管和打击是否造成了警察在面对街头暴力事件时的过度犹豫。无论答案是什么,争论将不会像以前一样只是作为一个边缘化的政治问题来讨论。

对于最后一点的正确与否,我是最不确信的,但我认为这是最深刻的。有一种很强烈的公众意见认为这次事件不仅仅一种犯罪,而是与福利和其他社会问题有关?已经有一些人说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帮助创造了四年后福利改革,并且2005年法国贫民区也爆发了骚乱促成了保守派领导人在2007年赢得了选举。在造成许多穷人离开伦敦的住房补贴上,政府能投入多少钱可以作为福利改革的检测标准。如果我是正确的话,这些政策将会赢得更多的支持(尽管它已经赢得了一定的沉默的选民的支持)。如果我是错误的话,它将会变为引起广泛分歧的政策,并可能导致城市骚乱。

首相现在并不关心这些政策的长期影响。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阻止暴力事件延伸到第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