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评论员邵钟萍:走入广阔天地,在大风大浪里成长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2955

历史发展总是向每个时代里的最优秀的分子提出新的更高的要求,只有适应了时代挑战,才能不断壮大、发展。修正主义头子整天絮絮叨叨挂在嘴边的“与时俱进”,正反映了他们本能地感到时间主动权并不在他们手中。脑满肠肥的首长们,步履蹒跚地盘踞在历史的窄道上,试图让无产阶级新生势力无路可走。但是,和一切反动势力的设想相反,最敏锐的一批先进分子已经重新开始了在低谷里的逆风长征,将庸人啼啼哭哭的忏悔声和七嘴八舌的奚落声远远甩在了身后。

要想实现社会的变革,必须有实行变革的主体。要有一个有力量、有目标的集体执行历史的判决,通过漫长的斗争,次第夺取社会和国家机器的领导权。这样一个集体必须是最得到人民信任的,也是最了解人民的。而这样的集体,要求有大量的先进分子作为其中的构成材料,他们来源于社会大众,在实际的经济斗争、政治斗争和理论斗争中锤炼为合格的政治知识分子。

这样的先进分子,必须具有独立进行科学地思考政策和策略的能力。任何运动的开创、发展和最终胜利,都不能须臾离开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政策的依据只能是对当前世界和中国根本性质和运动规律的认识,策略的依据只能是对一定时期国内外各阶级力量对比和斗争局势的观察。要想准确判断局势,就不能不懂得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运行真相。我们不但要知道社会上各种势力斗争的动态,还要熟悉中国与世界市场的行情,甚至意识形态领域里的争吵。正如列宁所说,我们需要能够了解整个官方世界秘密的各方面人才。

然而,重中之重是要熟悉当代工人、农民的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的实践。中国作为正在迅速工业化的新兴大国,有着最广大的工人阶级队伍,有着光荣的革命造反传统和深刻的红色政权记忆,有无穷的新情况新问题需要我们去学习。调查研究是我们面前的头等大事,绝不能将眼界限制于狭小的书斋。

马列主义者的调查研究,并不同于学院社会学家的数据堆砌。进行调查研究的过程中,必须坚守无产阶级革命立场。要想担负低潮期的革命责任,就必须不断否定自己的过去,全方位改造自我,在感情上也真正站到人民大众一边。在调查研究中,逐步培养与群众打交道的能力、适应不同职业群体和地域文化的能力、计划和领导实际工作的能力。当调查研究逐步成为左翼知识分子的风气时,我们将从庸碌政客和大言书生的行为模式中解放出来,基层动员能力也将大大地发展。

做实际的调查研究,特别需要有卓越的理论思维,随时都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辨别事物的真伪粗精。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从来是如影随形的。以“接触实际”为名,拒斥理论,只会导致在纷繁芜杂的现象面前无所适从。不能懂得规律,形势判断的预见性和准确性也就无从谈起,最终必然错失历史的良机,甚至滑向机会主义。

调查研究是为了科学判断形势,而不仅仅是为了鼓动宣传,所以必须有实事求是之意,来不得半点哗众取宠之心。靠浮夸的描述,甚至虚假的谣言来煽动群众,也许会取一时之宠,但不可能赢得群众长期的信任和衷心的拥护。如果我们和某些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一样,沉迷在自我制造的荒诞想象里不能自拔,导致政策和策略的错乱,那将是对历史的犯罪。

通过调查研究的基础工作,让新生力量走入广阔的天地,在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的实践中经风雨,见世面。通过大风大浪的检验,亲身体验过失败和成功的正反两方面经验,将全方位锻炼青年马克思主义者的能力,使每一个运动中的中坚分子都可以将学者的缜密和工程师的精细结合起来。当然,只有不畏艰险与劳苦、勇于直面各种诱惑的人,才能面对汹涌的自发势力牢牢掌握住真理的航船。

无产阶级的解放运动,是一次对人压迫人的社会结构的根本改变。虽然由于产业的区划、民族的隔阂等原因,斗争实践常常被分割为不同的战场。但如果想取得符合被压迫者根本利益的成就,必须始终铭记国际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是通过阶级斗争实现无产阶级专政,消灭私有制。在当前的复杂形势下,中国的革命左翼在一些具体的议题上难免时而和民族主义者,时而和自由主义者形成事实上的不稳定的联盟。而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本身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属性,并不会改变。左翼中某些人对他们的口号毫无批判,甚至将民族主义或自由主义的纲领直接说成是当前斗争内容的全部,为了一碗红豆汤出卖了自己的长子权。这种向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投降的行径,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马克思主义者警觉。真理只会越辩越明,在对这些叛卖行径进行辩论、批判的过程中,将深化我们对当前政策和策略的认识,擦亮革命者的眼睛。在路线斗争的风雨中成长起来的革命者,才会具有在争取主导权的能力,非但不会破坏反对当前主要敌人的联盟,反而会增强未来将会形成的统一战线的凝聚力。

狂飙马上会袭来,雄鹰知道,任何怯懦和犹豫都无济于事。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