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土:有关转基因技术的一些问题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2849

编者按:转基因技术是近三十年发展起来的一项全新的生物技术,它的出现标志着人类对大自然的认识和改造步入了新台阶,而转基因技术在农业领域的广泛应用又让人们对解决“粮食危机”和消灭广大欠发达地区普遍存在的营养不良等现象充满了期待。但是,由于当前的转基因技术主要是被大型资本主义企业,特别是美国的垄断企业所控制,这就让许多普通老百姓在对转基因食品的科学含量充满惊叹的同时,又对其安全性充满了怀疑。左派积极地顺应了群众的这种心理,发起了反对转基因的斗争,一波盖过一波。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显示转基因会对人体产生确定的危害,但全球的确广泛存在着质疑转基因技术的呼声,这种质疑声不仅来自普通群众和绿色环保人士,据说也来自生物科学界。在国内,官方媒体之外,许多民间人士提供了大量转基因存在危害的证据。种种关于转基因技术的互相矛盾的解释,让许多同志也陷入了迷茫之中,不知该如何看待当前反转基因运动。针对这种现象,我们特地发表这篇有关转基因的文章,文章作者是一位生物学硕士毕业的左派同志,值得同志们学习参考。当然,由于我们不是生物学科班出生,专业知识不够,对于行业内的信息了解也不多,如果有同志对文中的观点有疑义,可以联系我们进一步探讨。另外,文中提到了一些有关转基因技术的具体事实,为了信息的全面,我们特意添加了较为详细的注释。

2009年底农业部批准了2种转基因水稻和1种玉米的安全生产证书的事情被披露后,转基因主粮的安全性及其对国内农业的影响问题成为热点。因为这个安全证书意味着转基因主粮的商业化种植也为期不远了。但是国内民众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以及转基因相关产品背后的巨大利益了解仍旧很少,基本上是糊里糊涂地就“被转基因”了。一方面,以方舟子黄大舫为代表的科学家们,认为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转基因主粮能够有效解决粮食问题等等。另一方面一些民间组织又发布了很多转基因食品对生物机体产生危害的例子。而政府在转基因食品安全性问题上的态度却并不明朗,而对相关部门和学者可能得到的好处更是闭口不提,同时国内外的种业公司都对抢占中国种子市场这块大蛋糕摩拳擦掌。剩下我们普通的民众,应该如何认识这些问题,保护自己的利益呢?

下面,先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也就是涉及到民众利益最广泛的一个问题做些探讨。我们力求从生物学科一些基本的、公认的原理、观点出发对这个问题做个说明。

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下,一些传统的育种方式和目前所进行的转基因育种方式在生物学上有什么区别。

我们以袁隆平杂交水稻的育种过程来对传统育种方式做个说明。水稻在自然条件下是自花授粉的作物,而要对其进行杂交改良,就需要人工去雄,但这样要消耗很大劳力,不适合商业化生产。于是袁隆平等人利用基因突变产生的雄性不育水稻与其它水稻进行杂交,得到具有经济价值的种子。其生物学原理就是两种水稻间大量基因间重新组合的过程,重组后的基因里很可能会产生同时含有我们所需要的形状(比如粒大、抗倒伏)的品种。经过筛选、进一步实验,而得到最后进行商业化种植的品种。

而转基因技术则是将我们已经清楚功能的一段基因序列用分子生物学技术转到相应的生物体内,并让它发挥我们所预想的作用。比如转Bt棉花中的Bt毒蛋白的基因序列就是来自于一种细菌,科学家研究了该细菌中产生的可以杀死棉铃虫的毒蛋白的这一段基因序列,并且把它转到了棉花的体内,使之产生这种毒蛋白,棉铃虫吃了转基因棉花的叶子就会中毒死亡,从而减少了农药的使用并且增加棉花产量。相对于传统育种方式来说,转基因技术的应用将育种变得更直接更有效。

由此,我们可以了解到,传统育种方式,主要是在各种作物之间,比如水稻和水稻、玉米和玉米之间,将我们所需要的性状,比如一个是粒大,一个是抗倒伏的两个品种经过人工培育来综合到一个品种上。从技术上来讲,传统育种方式实验的周期比较长,并不能很快地得到我们所需要的品种,一些好的品种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来培育。而转基因育种方式则可以将其他植物、细菌、动物内的某些已知功能的基因利用分子生物学技术转到植物的细胞内,让它发挥人们所期待的作用,比如抗虫性、抗药性。转基因技术应用的前提是,我们对于某段基因的功能很了解,而且有相关的技术把这段基因转到我们需要的生物体内,并让这段基因发挥我们所设想的作用。应该说,从人类了解自然规律并利用自然规律的水平上来讲,转基因技术是一个进步。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这种跨物种的基因转移,在自然条件下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可能都不会发生,而我们让它一下子成为了现实,这种技术所产生的食品对人体对环境会不会有什么潜在的危险?这都是需要长期大量的试验来验证的问题。

分析一下目前我们所拥有的材料,可以发现,在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上现在是众说纷纭,有人说绝对无害,也有人说吃了转基因食品就要断子绝孙。我们来看几个例子,并做一些分析。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家,也是转基因食品最大的消费国,美国超市里出售的70%以上的食品中都含有转基因成分。美国自1994年转基因番茄上市以后,其普通民众已经食用了十多年的转基因食品,但尚未听闻有直接因转基因技术而造成的身体伤害。但也有奥地利研究人员2008年发现,长期食用MON810型转基因玉米可能影响试验鼠的生育能力,而且后代重量轻、体质弱。 [731] 还有一些转基因食品中可能会含有一些我们本不想制造出来的过敏物质,甚至是毒素,因为尚未检测出来而导致一些不知情的人产生过敏反应,而对身体不利。

还有某视频里提到的食用转基因土豆后会导致试验鼠的胃上表皮细胞成倍增加,而这个现象被认为可能是胃癌的前兆,但是究竟这种现象和胃癌有没有必然的联系,还并没有研究清楚。还有转基因作物对于生态环境的影响也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已经发生的加拿大“超级油菜”事件 [732] 让一些人担心,一些抗虫抗病基因会跑到一些杂草中,产生出除草剂杀不死,虫子不能吃的超级杂草,对于农业生产反倒更不经济。还有可能把不是害虫的虫子杀死,对生态系统造成破坏。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转基因不像毒药,可以对人体产生立竿见影的巨大危害,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眼前没有发生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就可以认为几十年以后也会是这个样。对这样一种新事物作出有害或者无害的结论,都是需要长期大量的实验数据作支持的。

另外对于某些公司所宣传的转基因作物能够有效地提高产量解决粮食问题和种植者的收入的说法,也有很多反例。比如,袁隆平等培育的超级杂交稻在四年内的增产幅度是20%,而转基因水稻的增产率则是8%,并未有很突出的增产效果。有一些学者通过研究发现Bt玉米较常规品种的收益依赖于虫害发生率,由于较高的种子价格和专利费用的支付,在一些年份,Bt玉米较常规玉米种植收益是下降的。Carpenter and Gianessi (2001)的研究发现,1997-1999年间美国Bt玉米的平均产量高于常规玉米,但是1999年Bt玉米的种植农户在收益上不如种植常规玉米的农户。2006年,因一种丝核菌肆虐导致印度一些转基因棉花大面积死亡,当地科学家称这种病菌只在转基因棉花中存在。

据世界粮农组织的数据,2009年全世界有10亿左右的人口在忍受饥饿,2008-2009年度全世界的粮食总产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20亿吨以上,其中有近8亿吨用作饲料,4亿吨用作生物燃料和其他用途。并且,越是发达国家,用于饲料和生物燃料的粮食就越多(美国近30%的玉米用于生产乙醇)。一边是发达国家生产了过多的肉类,甚至是将粮食用于生产生物燃料,另一边却是一些落后国家的人民在忍饥挨饿。如此看来,单纯的粮食增产是不可能解决粮食问题的,这些问题的根源还是在所有权和分配上。

无论如何,转基因技术被应用到农业方面成为一种直接影响我们饮食健康和生态环境的技术,它在应用之初,都应该采取极为谨慎的态度。而各国政府的做法又是怎样呢?美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的国家,自从1986年首批转基因植物被批准进入田间试验,1994年延熟番茄“Flavr Savr”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批准进入市场,前后不到十年时间。然后各种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开始迅速推广。而80%的美国民众希望能够对转基因食品进行标识,因为很多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是抱着很谨慎的态度。但是目前70%的食品都是由转基因作物生产出的美国,却没有对此进行标识的规定。甚至1992年美国就公布了除非转基因作物引起新的安全性问题,否则不需要作市场前评价。2000年4月,在国会科学委员会下属的基础研究委员会的调查报告中,坚持认为没有科学的证据之前不能将GMF作为一个新的食品级别,从而免去很多审查。而这些政策无不极大地维护了美国各大生物技术公司的利益。

而中国则是第一个商品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1992年便开始种植了一种抗病毒的转基因烟草。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在1998年-2003年中增长迅速,2009年已达近370万公顷,居世界第六。品种集中在棉花、甜椒、番茄和动物微生物。而现在又开始了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种植的预备阶段。如果不是民间组织的透露,普通大众到现在也还不知道给转基因主粮颁发安全证书的事情。

与美国正好相反,欧盟是世界上对于转基因态度最为谨慎的地区,除了宗教上的原因和欧盟消费者的态度之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欧盟在转基因作物的研发上落后于美国。

推动转基因食品这一备受争议的事物如此快地来到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力量无非是它背后巨大的经济利润。

以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生物公司孟山都来说明,借助世界知识产权制度,以及公司自己的努力,目前孟山都控制了全球90%的转基因种子的专利,其转基因种子价格不仅比常规种子贵上3-5倍并且还会对种植者甚至加工者收取专利费用。公司2009年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达到创纪录的117亿美元,同比增长3%。净利润21亿美元。类似孟山都的从事生物技术改良产品的公司为了保证他们所拥有的高额利润,每年都游说于各国政要之间,控制舆论,甚至打击那些有不利于转基因食品问题的言论或者实验结果的人士。想尽一切办法走私、倾销将产品打入别国市场,然后不断加强对当地的种业市场的控制,而由于转基因育种方面的实验经费相对于其他传统育种要高出很多,并且新品种的研发速度快很多,也使国内很多专家学者倾向于转基因育种方式。国内的各大公司,一方面排斥国外的种业巨头的转基因品种,一方面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转基因品种的研制。

应该看到,转基因技术只是一种科技手段,它可以让人们更有力地利用大自然的规律来进行新的探索。然而,任何一种科技手段,只要是被资本家掌握,那么唯一的目的就是更快地挣到更多的利润。目前不论是传统育种方式还是转基因技术所产生种子都是商业化运作,也就是说它们的所有权都是掌握在资本家的手里,都是资本家根据自身的利益来选择利润更高的技术手段,而不是公众的食品安全或者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的安全,由此造成了一系列的问题。而一些人所说的转基因作物能够有效增产并解决粮食问题则更是做表面文章。[733]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这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和生产方式,那些食品、环境问题也好,粮食问题也好,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



[731] 新研究证实转基因玉米影响生育能力:奥地利研究人员日前发现,长期食用MON810型转基因玉米可能影响老鼠的生育能力。研究显示,长期食用这种玉米的实验鼠生育能力有所下降,而且后代重量轻、体质弱。

奥地利卫生及食品安全局11月11日公布了有关研究结果。这项研究是受奥地利卫生部委托,并由维也纳兽医大学负责实施的。研究旨在探索长期食用转基因玉米饲料是否会对老鼠身体造成影响。研究人员将实验鼠分为两组,一组用添加了MON810型转基因玉米的饲料喂养,另一组则用添加了奥地利本地普通玉米的饲料喂养。20周后研究人员发现,两组实验鼠产下的后代出现了差异,用转基因玉米喂养的实验鼠产仔数量减少,幼鼠的体重也偏轻、体质较弱。又经过几代的繁殖养育,一直用转基因玉米喂养的雌鼠的生殖器官也出现了一些变化。研究人员指出,这一研究结果目前仅适用于实验鼠,不能简单断言它同样适用于其他动物和人类。转基因玉米是否会对其他动物和人类的生育能力造成影响仍需进一步研究。

据奥地利媒体报道,MON810型转基因玉米由美国孟山都公司研发。今年年初,法国曾宣布暂停种植MON810型转基因玉米。促使法国政府做出这项决定的最直接原因是,法国转基因产品临时最高委员会主席、参议员勒格朗提交的一份意见书。这份意见书“严重怀疑”MON810型转基因玉米的安全性,并声称“存在一些新的科学事实”,证明转基因玉米对“动植物存在不利影响”。不过,许多科学家对这种产品是否存在安全问题仍有争论。

[732] 有人认为,外源基因的导入可能会造就某种强势生物,从而破坏原有生物种群的动态平衡和生物多样性。1995年,加拿大首次商业化种植了通过基因工程改造的转基因油菜。但在种植后的几年里,其农田便出现了对多种除草剂具有耐抗性的野草化的油菜植株,即超级杂草。如今,这种杂草化油菜在加拿大的草原农田里已非常普遍。因为一些转基因油菜籽在收获时掉落,留在了泥土中,来年它们又重新萌发。如果在这片田地上种下去的不是同一个物种,那么萌发出来的油菜就变成了一种不受欢迎的野菜,而且这种能够同时抵御三种除草剂的野草化的油菜不但很难铲除,而且还会通过交叉传粉等方式,污染同类物种,使种质资源遭到破坏。

应当指出的是,“超级杂草”并不是一个科学术语,只是一个形象化的比喻,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已经有“超级杂草”存在。同时,基因漂流并不是从转基因作物开始,而是历来都有。如果没有基因漂流,就不会有进化,世界上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钟的植物和现在的作物栽培品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