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美女:贫民窟——被社会遗弃的人间地狱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238

转自:红星美女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11667752_0_1.html

社会是一张巨大的关系网,每个社会中的人只有处于网上的一个结点,才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归宿感。反之,如果谁成为漏网之鱼,他必将因为脱离这个社会要么抑郁而终,要么疯狂报复。

贫民窟,是现代社会的怪胎,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肿瘤,是时时刻刻令体面的上层人感到恐惧和不安的人间地狱,是现代社会在推进城市化进程中牺牲掉的一批人的悲惨生存现状。

温铁军在他的文章(《“三农”问题是历史必然和世界普遍现象》http://www.snzg.cn/article/show.php?itemid-6336/page-1.html)里庆幸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形成大规模的贫民窟,但是他也担心,“现在很多人主张土地私有化,一旦实现,那就是农民大量破产涌入城市,就是大型贫民窟。”他对贫民窟的印象是“我第一次去墨西哥看到的是百万人口规模的大型贫民窟,找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不敢熄火,调过头来随时准备跑,并嘱咐我说,发现任何不对头,咱们就赶快逃。为什么害怕?这些地方根本没有所谓的法制、政府治理,警察、官员都不敢进去,是黄赌毒泛滥、黑社会控制的地方。”

也有外媒报道贫民窟里血腥的暴力事件的消息。“找到工作的人,都第一时间迁走。这便令剩下来始终无业的男人更愤世嫉俗,要把怨气发泄在女人身上。去年10 月,一名17岁少女被一名18岁少年放火烧死,而少年同伴在旁观赏暴行,成了报章的头条。凶徒向警方说,他要少女跟他进垃圾站内做爱被拒绝后,勃然大怒,于是用汽油淋向她,用打火机威胁她。不知怎样,她身上的汽油给燃着,她在草地上打滚想压灭身上的火,最后在医院不治。 “在凶徒眼中,她不是一个人。他觉得只像在毁坏一部汽车。” (法国贫民窟 女性地狱 http://woman.zaobao.com/pages2/woman240403.html)

贫民窟几乎成了绝望的代名词。从上面的报道来看,生活在贫民窟的人都是失业的人,因为找不到挤入社会主流的路径,而龟缩在看不到希望的脏乱之地。因为没有社会的尊重,甚至连基本生存都受危险,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人就是漏网的鱼儿,在不被社会承认的人的身份时,自暴自弃,也不把同类当人看。今天的社会分裂到人人自危,上层社会靠着利益共享维持着表面的温文尔雅,而下层社会则为了争夺生存的空间自相残杀。下层社会不再有登天的梯子可以向上层社会攀爬,这从某种意义来说,上层社会因为自身的分裂不再担当起统治的责任,而只享受对下层社会剥削和压榨的权力。

人是社会中的人,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他必定会为自己争夺社会生存空间而努力。但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平等将人从封建的等级制度下解放出来的同时,也让人们失去在社会中生存的位置。我时常在想,祥林嫂到底死于封建的等级压迫,还是死于她被社会的等级抛弃?祥林嫂指望捐了门槛来洗尽自己的罪孽岂不就是试图回归到正常的社会关系中去吗?祥林嫂不是革命者,我们无法要求她去打破不合理的封建等级制度,和贫民窟的贫民一样,如果社会能将他们重新纳入社会体系,他们绝对不会自暴自弃。今天资本主义社会的反动截然不同于封建的等级制度,“三纲五常”的伦理关系几乎给了每一个社会中的人以位置,而资本主义社会除了金钱和权力再没有任何途径可以挤入社会伦理关系之中。股民、房奴们的努力也是资本玩弄的把戏。市场的神话无非是引诱人们拼命攀爬,竞相踩踏的空中楼阁。

此时我想起曾经认识的一个混迹江湖的老朋友。由于16岁就南下打工,在黑社会里混了10年以后,突然想金盆洗手不干暗无天日的勾当了。希望凭着精湛的厨艺能够重新回归正常的生活。但是生活不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甚至连自己的亲人以习惯的眼光审视他时也不给他机会,又飘荡了几年之后不但工作稳定不下来,就连基本的生存都成了问题,30岁的人了,还要依靠当农民的父母接济

我想生活中这样的人很多。花高价读书的大学生们,毕业就意味着失业;用买房的钱炒股的小资白领们,这半年来希望差不多该破灭了;那些好不容易依靠双方父母的赞助按揭买房的小夫妻们,谁又知道哪天房价突然崩盘,正资产变负资产一夜成了穷光蛋;还有那些被打着建设新农村旗号重新失去土地的农民工们,在城市中小企业急剧破产之后找不到工作却又无路可退的新兴无产者们;连靠着改*革开*放政策富起来的沿海一带的小老板们,曾经对文*革谈虎色变的资本家们如今也开始呼唤“文*革”再来一次……

贫富分化已经将社会日益分裂成两大阵营。被社会这张关系网日益抛弃的人群在逐渐膨胀。社会失去了公平和正义,就必将是血淋淋的屠宰场。只有重建一套伦理持续,恢复公平和正义,才不会让人间变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