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岸:致一个右派朋友的信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232

转自:网路

亲爱的朋友,谢谢你对我的文章发表了这么长的评论,其实你所表达的观点我早就十分了解,因为那正是我上初中时的观点。我并不是生活在毛泽东时代,因而我对社会主义的信念不是意识形态灌输的结果。

当你对一个问题发表评论时,负责任的态度是先把你要评论的内容了解清楚,从你的评论中我看出人云亦云的观点多,真正深入的思考少。对于过去的社会主义和目前的资本主义世界,你都仅仅看到了表象,没有看过《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不能去否定资本主义,没有看过《资本论》,也不能去否定社会主义,我们经历的未必是真实的,就象共产党不能代表社会主义,民主党也不能代表资本主义一样。事物总是物极必反,刻意灌输的往往不如自觉思考的,正因为如此,西方的学者大多数是社会主义者,而中国的学者大多是自由主义者,社会主义已经深入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方方面面,而在我国只是停留在宣传的口号中。在西方国家马克思是享有盛誉的,他在近年几次的千年伟人的评选中都位居第一,可见西方国家的人民知道马克思给他们带来了什么。而中国打着社会主义旗,干着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事,中国的人民怎么会了解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呢?

自从我对中国社会主义实践失望以后,我就开始了对资本主义的研究,看了大量西方著作后,居然发现当代西方的大多数学者都是对资本主义持否定态度的,我也是在学习中逐渐了解了资本主义本质究竟是什么样子。经过多年对资本主义的研究,我认为我对它的认识已经足够深刻,对于你所阐述的观点正是目前中国社会的主流观点,我与人们进行的类似辩论已经使我很厌倦了,我不想在此一一反驳你的观点。社会科学从来都是在一定的立场和价值观的基础上展开研究的,立场不同,观点自然不同。如果人类不曾追求真善美,那么现在人类还处于野蛮的奴隶社会,所以关于人性的探讨在人类没有灭亡之前还为时尚早。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社会地位不同,职业不同可能对社会现状的感悟也就不同,我的职业决定我不能漠视弱势群体的苦难,否则作出的研究不是充满铜臭味,就是充满了对当局的谄媚气息,那样就背离了我从事研究工作的初衷了。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就不应轻易下结论,你不是下岗工人,就不能说改革需要付出成本,因为付出成本的不是你,纸上谈兵比什么都容易,历史也不是靠知识分子推动的,因为谬误和偏见往往比无知离真理更远。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信服中国人就不能造飞机,因为我们已造出了飞机,几十年前,美国人就对欧洲人说,你们不用造飞机了,我们波音公司的飞机早已垄断了市场,你们造出来也没有人坐,如果你们觉得我们飞机贵,我们可以便宜卖给你。然而,欧洲人没有听美国人的话,时至今日,欧洲空客已经和波音平分天下了。十几年前,美国人也对中国人说了同样的话,而中国听了美国的话,所以至今中国还没有自己的飞机,试想如果中国已经试飞多次成功的运十飞机没有能力对波音公司构成威胁,美国人会陪着笑脸,苦口婆心的劝说中国放弃自主研制飞机吗?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关键是你去不去做,如果中国没有原子弹,你以为会有这么多年的和平环境吗?如果遵从比较优势,那么日本现在应该专心于捕鱼业,而中国的比较优势也不仅仅是劳动力,因为中国廉价劳动力这个优势是被各国均占的,中国南方每一千个掉胳膊的打工仔中有七百个是为外国公司掉的。对于一个国家而言,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方向是问题的根本,如果你是一个普通国民,你可以不去考虑富民强国的问题,只要抓住机遇赚钱就行了,而作为一个国家而言,中国未来所要经受的考验还很多,是要居安思危的,我们可以不在乎用一亿条裤子去换外国的一架飞机,只要你能收回成本,可是万一爆发战争,你是否要用裤子去打飞机呢,假使有一个国家,由于看到了普遍与持久和平的莫大利益与合情合理,因此就主张解散军队,销毁兵舰,撤除要塞,任何头脑清醒的人是否要认为这个政府精神失常?

至于社会主义有没有未来这个问题,我不敢轻易下结论,但我敢保证,只要人类存在,历史就不会终结于资本主义,因为它已经把人类逼到了生存的极限,自私如果是人的本性,那么为了人类自己,我们也会换一种生活方式,面对世界性的经济大萧条,帝国主义已经复兴了,你不会认为,美国到处挑衅,是为了捍卫民主自由吧?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最让我难以理解的是他们的理论有一个悖论,首先假定人是自私的,行事的动机都是为了利益,其次又要我们相信,美国是无私的,它一切的作为都是为了全人类。写到这里,我觉得自己不想与你再辩论了,多年的辩论经验已经让我懂得,理论不是用来说服反对者,而是用来团结同志者的。理论正确与否只有经过时间来检验。我们可以打个赌,二十年之内,历史一定会产生剧变,到时我们可以验证各自的理论,而现在我们所做的应该是捍卫彼此表达观点的权利吧。

马克思·韦伯曾说:人们必须一再为不可能的东西而奋斗,否则他就不可能达到可能的东西了。如果失去了改造现实的勇气,那社会科学就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我最后要说的是,比较优势论是大卫·李嘉图的观点,而不是李斯特,如果李斯特也赞成比较优势论,那就没有德国、美国、日本的后发崛起了,李斯特的观点可是落后国赶超先进国的圣经啊。在19世纪中叶,几乎所有德国人都认为德国只要发展农业,然后用粮食去交换英国的工业品就行了,正是李斯特看出了英国人自由贸易的陷阱,力主德国走上了工业强国的道路。今天的中国面临了相同的选择。

最后,想推荐你看一下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和韩德强的《碰撞》,你的文字缺少一种全球视角、人文关怀和起码的爱国主义立场,没有这几点共识,我们就没有在一起讨论问题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