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的中国心——陈信行的毛派之路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99

转自:国际共运网

1,主张“人民民主”,厌恶“选举民主”

“当时像我一样不满民进党当权派的学生,比较愿意称自己的主张为“人民民主”,愿意参与草根的社会运动,而厌恶政治明星们的选举民主。”

2,信仰共产主义

“我们在有机会拿到马克思的著作时,就饥渴地狼吞虎咽,因为里头说的绝不只是19世纪中的欧洲,而是我们眼下的台湾。”

3,确立毛主义的信仰

“真正确定我现在的政治观点,是到了美国之后,透过了解美国社会、认识许多大陆朋友、以及参加无数的政治辩论之后的事了。”

“在与这些门派的辩论之中,我愈来愈发现,毛泽东版本的马列主义,确是各种马克思主义流派中,最清晰、最有解释力、也最贴近现实、可以用来思考方方面面的实际运动问题的一套。”

“就这样,甚至还没到过中国大陆,我就成了个思想与感情上的毛派。而之后有机会到大陆各处看、四处找人谈,益发让我相信,毛泽东路线是正确的。”

4,资本主义世界的一体两面

“全球持续维持十几亿的饥饿人口,与欧美日垄断企业的生意兴旺,是不可分的一体两面。这就是资本主义。”

5,毛泽东时代的工人尊严

“我特别要好的一位同班同学,跟我说过文革期间当工人的经历。他是个个性温和的人,可是当工人时也贴过大字报批评厂领导,因为他跟另一个同事觉得生产流程安排得不对劲。他说:“当时的社会气氛就会让我们这些年轻工人觉得厂是我们的、国家是我们的,出了差错当然要纠正嘛。”他那份大字报最终没什么效果,还被领导报复了一下,但是他总觉得这辈子没这么有尊严过。”

6,两岸的资产阶级早就统一了

“两岸的资产阶级早就统一了。三十年来大陆经济成长最关键、也最大的部门──加工出口工业──不仅依循台湾经验,更有台湾资本家的积极参与,长年以来一直维持“外资”投资的第一位,同时也把依赖美日的代工模式复制到了大陆。无论立场蓝绿的大资本家,几乎没人没在大陆赚了钱的。连一些老政客官僚们也在“国共合作”的架构下,分享到大陆国有资产流失的丰润商机,就跟他们二十年来在台湾搞的一样。统独问题,对他们来说,只是某种行政安排的问题而已。”

7,阶级分化比民族分裂更甚

“名义上已经纳入“一国两制”的港澳,对于大陆人的阶级差别待遇更是明显。贪官污吏富豪巨绅要去置产炒楼炒股炒期货,通行无阻,但是社会最底层,最受歧视的、过得最苦的人,依旧是困居在天水围等低收入小区的大陆新移民。在港澳,连外籍家佣受到的保障都比大陆新移民多。”

8,阶级压迫更有力地日复一日地在分裂两岸人民

“在资本流动之下生计备受威胁的台湾中下阶级,尤其是工人阶级,在没有进步运动提供另一个视野之下,日益增生恐惧饭碗被抢之下的仇华心结;这些交流也不妨碍大陆工人亲身体验到台商公司为了赶单价日低、交期日逼、质量要求日高的美国订单,极力压榨受雇者,从而总结出面目狰狞的台湾人印象。这些活生生的每日经验,比什么人的宣传、比历史残留的省籍情节,都更有力地日复一日地在分裂两岸人民。”

9,“改革开放”不是新民主主义

“在帝国主义统治下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不可能重复西欧的历史发展,因为帝国主义会扼杀各地民族资产阶级的萌发、扶植出为帝国主义中心服务的发展模式,将这些地方置于经济上永远的庸属位置。”

“中国大陆1978年至今的发展是颠倒的。在没有资本家的社会中,硬生生地创造出了一个资产阶级。1980年代以来的改革开放有计划地把把过去辛苦建立起来的服务于本国需要的民族工业给瓦解掉,而把中国的经济成长重心放在台湾式的加工出口工业,为美、日、欧大企业提供低工资、高污染的代工,服务于帝国主义垄断资本积累的需求。”

“无法反帝、甚至积极服务于帝国主义垄断资本的发展,怎么能跟“新民主主义”相提并论呢?”

10,贪污腐败、盗窃国产与集体财产,是当代中国资本主义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改革开放中,中国政府一手打造的“新兴社会阶层”,即资产阶级,非但可以靠着发家致富受褒扬、入党,还可以在中共17大上坐上主席台。从2004年关于这群人的“第一桶金”哪来的争论被中共高层硬生生地喊停这个事件,清楚地说明了问题:贪污腐败、盗窃国产与集体财产,是当代中国资本主义发展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11,文革失败的结果

“的确,文革是失败的。当初文革想打击的“走资本主义路线的党内一小撮当权派”,之后牢牢地当了权,子子孙孙也都发了财。”

12,反修大论战和文革的意义

“我只想说,没有文革,共产主义早就死亡了。而文革的遗绪,在世界各个角落都产生了鲜活的各种进步实践。”

“对许多其他国家的共产主义者来说,中苏论战是让他们重新看到社会主义运动还有生命力的关键事件。”

“没有这最后奋力一击,没有这史无前例的以国家力量试图推动国家消亡的尝试,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政治运动,早就干瘪贫乏得无人问津了。”

“反对专家至上、反对包办主义命令主义、要求放手发动群众的首创精神、“主人公心态”──文革时代最重要的一些精神,在世界各地的农村发展工作、社会工作、以及形形色色的社会运动和更多领域中,以 ”empowerment”(译为赋权、培力、增能、等等)这个英文字眼活了下来,发扬光大。被右派大力嘲笑的“土法炼钢”中所提出的“大、新、洋与小、土、群”的结合,现在成了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等主流机构的官方政策,名为“适当科技”(appropriate technology)。当代世界的各种社会改良措施,几乎无处不存在文革的精神遗产。”

“如果我们肯定社会主义与民族解放运动的结合是二十世纪各国人民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最有力的挑战,而文革是这个运动的最高潮,那么包括文革在内的这整个世纪的运动的失败与成就,二十一世纪的左派都应该批判地继承下来。”

“一味否定包括文革在内的二十世纪革命经验,会使得我们在思考出路问题时,仅剩下空想一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