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转基因作物增加农药使用”的谣言可休矣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902

在深圳卫视“22度观察:转基因食品,是天使还是魔鬼?”辩论节目中,在我提到种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更环保,能减少农药使用80%时,反对方熊蕾表示不同意,念了一组据她说是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数据:

“2008年转基因和天然作物的农药用量,转基因玉米每英亩2.27磅,天然玉米每英亩2.02磅;转基因大豆每亩1.65磅,天然大豆每英亩0.49磅;转基因棉花每英亩2.72磅,天然棉花每亩2.07磅。”

这与我读过的美国农业部有关转基因作物的报告的结论恰好相反,也不合情理(正如我在节目中说的,如果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反而增加农药使用,农民热衷于种它干什么?)。我怀疑熊蕾是从网上某篇妖魔化转基因作物的造谣文章中看来的,就当成可靠数据引用,正如她在节目中还把蒋高明造的“美国刚刚召回转基因食品”的谣言当成事实讲出来(这一段没有播出)。

今天偶然看到妖魔化转基因作物的急先锋之一、北京大学“著名的突破型前副教授”刘华杰在3月20日登的一篇博客文章《学习院士的逻辑,现学现用》。针对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院士关于“转基因水稻因为具有抗虫等特性,所以不仅避免了大量喷施农药对环境的危害,也避免了食物中的大量农药残留,危害人类健康。”的说法,刘华杰质问道:

(引文)

评:最后一句有什么根据?我们得到的数据是这样的:

美国转基因作物和天然作物的农药用量对比(磅/英亩;2008年):

■转基因玉米施用:2.27;天然玉米施用:2.02。

■转基因大豆施用:1.65;天然大豆施用:0.49。

■转基因棉花施用:2.72;天然棉花施用:2.07。

(引文完)

刘华杰提供的“我们得到的数据”的用词和数字与熊蕾的一模一样,表明二者有相同的中文信息来源。但刘华杰发表文章时,深圳卫视的节目还未播出,不可能是从熊蕾那里听来的;而节目录制时(3月16日),刘华杰的文章还未发表,熊蕾也不可能是从刘华杰的文章看来的。那么他们分别是从哪里看来的呢?

简单的一搜索,就出来了,原来他们的“原始资料”都是职业骗子“直言了”在3月3日在其和讯博客登出的文章《与其描述假图景,不如拿出真数据。——农业部官员编导的新闻是严重误导社会。》

在这篇“名文”中,直言了散布了一系列弥天大谎,例如:“美国开始逐年减少转基因食品作物种植面积”、“美国国家科学院调查报告指明了转基因玉米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已经造成危害损失”等等,都是与事实恰好相反,此前已有人一一分析、驳斥过了。对直言了是如何捏造谎言妖魔化转基因食品的,我4年前就揭露过(《“直言了”的转基因恐慌与真相》)。直言了在转基因和其他问题上还造了很多谣言,很多人也都揭露过了。对这位已被反复证明为造谣成性的职业骗子,我本来已无批驳的兴趣,除非有“知名人士”或媒体拿他的谣言当回事。既然深圳卫视把这个谣言传出去了,我就做个简单的考证。

一、这个数据不是美国农业部发布的,而是美国一个反对生物技术、宣扬有机食品的民间组织“有机食品中心”(Organic Food Center)在2009年11月发布的。报告全文见:

http://www.organic-center.org/reportfiles/13Years20091126_FullReport.pdf

其补充表格见:

http://www.organic-center.org/reportfiles/SupplementalTablesv2.pdf

二、直言了的数据篡改自该报告的补充表7。对比直言了(以及熊蕾、刘华杰)提供的数据与上述报告、表格,可知直言了做了如下篡改:把原文的“抗除草剂(HT)转基因玉米(大豆、棉花)”篡改成“转基因玉米(大豆、棉花)”,把原文的“除草剂施用”改成“农药施用”。

农业部官员、我以及张启发院士说的是种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大量减少了农药(指杀虫剂)的使用,直言了、熊蕾、刘华杰却以种植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增加了除草剂的使用的数据来反驳,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所以要有意无意地窜改原数据来混淆视听。

实际上,即使是这份由反对转基因的人士发布的报告,也不得不承认,从1996年到2008年,由于种植抗虫害转基因作物,美国减少了杀虫剂的使用达6400万磅!与直言了反驳的农业部官员的说法“1996至2007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累计减少杀虫剂使用35.9万吨”相符。就在其报告的补充表7,另有杀虫剂的使用情况的统计,大家可以仔细看看,抗虫害转基因棉花从1996年到2008年每英亩杀虫剂的使用量都是零!而普通棉花的杀虫剂的使用量则从每亩0.38磅增加到0.47磅。从表中看,抗虫害转基因玉米的杀虫剂使用量也大为减少。

三、该报告关于“种植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增加了除草剂的使用”的结论,也被认为是根据不可靠的数据和不准确的假设得出的错误结论。英国咨询公司PG Economics针对该报告发表了一篇反驳:

http://www.pgeconomics.co.uk/pdf/OCreportcritiqueNov2009.pdf

PG Economics在2009年10月发布的报告认为,1996~2007年年间,种植抗除草剂转基因大豆、玉米和棉花分别减少除草剂的使用4.6%、6.0%和15.1%。见:

http://www.pgeconomics.co.uk/pdf/focusonenvimpacts2009.pdf

其实,种植抗除草剂转基因作物的主要好处倒不在于减少除草剂的使用量,而在于可因此使用低毒广谱除草剂草甘膦,该除草剂公认对人体健康无害。而“天然”作物则往往要用几种较有针对性、毒性较强的除草剂。如果不用除草剂,靠耕耘除草,不仅费时费力,还耗费燃料,引起水土流失,反而破坏环境。

直言了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长期大造美国的谣言,赌的就是读者不会去找或找到了也看不懂英文文献。一再闹出“给我一个突破”之类的翻译笑话的刘华杰,即使给他英文文献大概也是看不懂的。何况这种人没有羞耻心,即使看懂了也会继续造谣。熊蕾的英文无疑是很好的,但是由于反对转基因食品的预设立场,也把中文的谣言当成原始的数据,不去核对英文原文,上了职业骗子的当。

顺便说一下,张启发院士关于“转基因水稻因为具有抗虫等特性,所以不仅避免了大量喷施农药对环境的危害,也避免了食物中的大量农药残留,危害人类健康。”的说法是有权威依据的,那就是2005年4月29日美国《科学》杂志发表的中美科学家合作完成的论文《转基因抗虫水稻对中国水稻生产和农民健康的影响》,该论文指出,转基因抗虫水稻比非转基因水稻产量高出6%,农药施用量减少80%,节省了相当大的开支,同时还降低了农药对农民健康的不良影响。就刘华杰那点“突破”水平,也好意思拿篡改的数据质问中国科学院院士和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有什么根据”?

2010.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