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食品是否有问题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895

赵南元,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信息工学博士,研究认知科学、进化生物学、伦理学等。

自1983年世界上首例转基因作物问世以来,转基因食品已成了公众身边既熟悉又陌生的一种产品。究竟什么是转基因食品?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它是否存在长期的隐患?针对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些相关的专家学者,请他们从不同的角度就这些问题进行阐述。在这里,我们并不能就一些问题做出定论,只希望通过几位专家学者对这些问题的解答,促进公众对转基因技术及转基因食品的了解。

王台:转基因技术不可阻挡

记者:“转基因”究竟是怎么回事?什么样的食品才算转基因食品?

王台:基因是控制生物遗传性状的基本遗传单位。在基因克隆技术建立之前,育种学家通过常规育种杂交等方法把某一植物中的优良性状的基因导入到所选用的作物品种中去,培养出许多优质高产的作物品种。现在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科学家能够获得许多能用于改良作物品质的基因,例如控制蛋白质含量、抗逆抗病基因,将其连接到一个载体上,然后用含有目的基因的载体将基因转到植物的细胞中去,再通过细胞的培养等培育出转基因植株。那么含有转目的基因植株所生产出来的食品就是转基因食品。

记者:现在国内都有哪些转基因食品?例如现在市场上常见的小西红柿算是转基因食品么?

王台:目前国内转基因食品的范围很小,主要包括大豆,玉米等,我们现在从美国进口的大豆的一部分是转基因大豆。国内的转基因产品主要是一些非食品的产品,例如棉花等。你所说的小西红柿其实并不属于转基因食品,它是通过常规育种方法培育的。

记者:现在公众对转基因食品普遍存在一种恐惧心理,您认为这种心理是如何产生的?

王台:我想这主要是由于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制作过程不够了解。因为转基因是一种专业知识,普通百姓所了解的大都是一些转基因植物(食品)的负面消息,因此在心理上产生了压力。其实转基因食品主要是通过生物工程的办法来导入某个基因,就目前而言,还没有发现转基因食品对人类有害,但同时也缺乏证据证明它的无害性,因此产生了一些争论。过去主要通过杂交育种的方法来把某个基因转到目的植物体内,这个过程比较漫长,但它基本上是一个人为辅助的自然杂交过程。由于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物种驯化和通过杂交等技术进行的作物品种的选育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发展而存在,所以人们对常规遗传育种方式生产出来的食品没有异议。转基因主要是通过生物技术的方法来加快传统育种的过程,例如过去要通过10年才能选育出一个品种,但通过转基因方法可能只需2-3年就可以完成。

许多人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主要是涉及到转基因载体。因为转基因的过程中必须要把目的基因连接到一个载体上,这个载体也就起到我们生活中运输车辆的作用,基因须借助载体才能插入到生物的染色体中,这样才会进行遗传。因为这个载体的组件通常不是植物体的内源基因,而是通过人为构建形成的,特别是很多选择标记都是抗生素,这就有可能在植物体产生一些抗生素,而这些抗生素是否会对人体有害是人们关注的问题。现在科学家们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开始选择一些生化产物取代过去的抗生素选择标记。

记者:刚才您提到过美国的转基因大豆,像这类食品是否可能会引起人体的过敏反应或其他不适症状?

王台:好像还没有这种现象发生。美国的转基因食品产量很高,在大豆的总产量中有一半以上都是转基因大豆,目前欧洲比较抵制美国的转基因食品,这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来自绿色和平组织的抵制,他们是完全自然主义者,认为转基因改变了生物经长期进化形成的稳定的内在遗传机制;另一方面主要是国际贸易的影响,因为美国转基因食品的竞争力很强,可能有一些贸易方面的问题。记者:目前国外的转基因食品在上市过程中主要有哪些具体措施?

王台:欧美国家的转基因食品都是贴标签上市的,也就是说要告诉消费者他所购买的是转基因食品。对于公众来说,在转基因食品的商品化过程中,一是应该让他们正确了解转基因食品的制作过程及其安全性,二是应该告知该食品是通过转基因技术生产的,我认为这种“知情权”是应该提倡的。

记者:转基因食品的发展前景如何?

王台:我想通过转基因技术来改良作物的品质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因为现在有许多问题是无法通过常规育种来解决的,特别是耐旱、耐贫瘠等作物品种的培育。例如非洲的沙漠地区,如果按照现在的育种手段,它的粮食产量根本不可能满足基本生活保证,人们现在寄希望于通过转基因技术生产一些比较耐旱、耐贫瘠的作物,以解决因为土地可耕面积的减少而给人类带来的压力。另外转基因技术可以改良作物的营养成分,现在非常知名的一个例子就是GOLD RICE,金色大米,它是通过将胡萝卜素合成途径的关键基因转到水稻中去,生产出的大米是金黄色的,这种水稻含有维生素A的合成原料,在解决吃饭问题的同时有助于治疗因缺乏维生素A而导致的眼睛失明等疾病,这对于发展中国家非常重要。 因此转基因技术还是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的。

(王台,博士,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目前的研究涉及植物分子生物学、生物技术等。)

赵南元:基因噩梦乃人为编造

记者:转基因食品在宗教、伦理等方面会不会带来问题?

赵南元:这是某些伦理学家编造出来的故事。有伦理学家声称,应该在转基因食品上贴标签,否则可能伤害某些消费者的宗教感情。譬如佛教徒是忌食肉的,如果让没贴标签的、转入了牛的基因的西红柿上市,那些人不知情买来吃了,就可能伤害他们的宗教感情。这种故事是荒谬的。所有生物都是同源的,它们均有一定量的完全相同的基因,譬如水稻的30%的基因能在人体中找到。能不能讲我们吃饭时吃了30%的人肉?如果吃“30%的人肉”是可以容忍的,现在改吃“30.0001%的人肉”又有何不妥。这些伦理学家啊,他们在人为制造恐慌!

记者:但公众是不是应该有知情权?听说国外要求在转基因食品上贴标签。

赵南元:欧盟国家特别强调贴标签,这里面夹杂了一些国家的政治、经济考虑。为什么要这样?很简单,在转基因食品的研究和生产方面美国走到了欧洲的前面,美国的相关产品的质量更好,冲击他们的市场啊。怎么办?强制要求贴标签,然后在老百姓心目中煽动一种对转基因食品的不信任感,这样人家就不买了,于是就制造了一种非关税壁垒。我国也有人在考虑用贴标签方式缓一缓美国带来的压力。但这东西是个双刃剑,真宣传大了,将来我们自己的转基因产品也没法卖了,最后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这种宣传会防碍自己的转基因研究,使我国在相关科技方面更加比不上人家。所以是谁宣传谁倒霉!

记者:既然在安全、伦理等方面都没有问题,为什么有不少人仍对基因工程食品存在一种天然的恐惧感?

赵南元:这种恐惧感不是天然的,而是人为制造出来的。当前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思潮,其中一条是极端环保主义思潮。他们美化自然,认为自然是神圣的,一切自然的都是好的,一切人工的东西都是坏的。这类反科学思潮对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从心底里头有一种仇视态度。毫无根据地鼓吹科学将毁灭世界,科学正形成一种霸权,科学会把人变成一种工具,总而言之,科学正促成人的异化。

许多广告也有这样的效果。譬如有这样的广告词:“本品采用全天然材料,绝不含任何化学元素”。不含化学元素,又有什么东西不含化学元素?真是荒谬绝伦。但它们也使得人对于人工的、技术的、科学的东西产生一种厌恶感。

普通公众没有多少科学基础,能够分清是非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所以对于转基因食品和其他科学成果,人们很容易受一些反科学思潮的影响,持一种恐慌、反对的态度。

但这种思潮是完全错误的。自然并不神圣。自然决不像他们所想象的那样温柔,那里面有毒蛇、毒蜘蛛、毒蘑菇、有毒植物等,有毒的东西多得很。我们现在生活在城市中,它确实不自然,但它比原始环境或古代环境要安全得多,美好得多。后者确实自然,但并不友好。大家都在美化自然,好像它是母亲怀抱似的东西。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自然那东西绝对是非常残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