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瓦蒂基奥蒂斯:激进左翼运动重新席卷亚洲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671

作者:迈克尔·瓦蒂基奥蒂斯

来源:《参考消息》12月17日

新加坡《海峡时报》12月14日文章《随着激进左派的崛起,历史准备重演》

在几乎未被察觉和完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一种新威胁正在亚洲出现,而且它不是以极端宗教信仰为基础的。相反,这些以正义和自由的名义与政府作战的非政府武装利用的是一种曾被认为废弃了的思想:马克思主义。

在印度和尼泊尔广大地区、在缅甸部分地方以及菲律宾,非政府武装把强硬的左翼思想当作武装斗争必须遵守的原则。据报道,在斯里兰卡,左倾的人民解放军有可能取代泰米尔猛虎组织。

孟加拉国和不丹的左翼活动越来越明显。还有一股强大的左翼洪流席卷其他民众反对组织,如泰国红衫军,该组织是由遭驱逐的前总理他信的支持者建立的,但目前领导和激励该组织的是从上世纪70年代的泰国共产党那里汲取思想经验的知识分子。

在苏联帝国倒塌和西方宣布“历史终结” 20年后,历史有可能重演吗?

出乎意料的是,这些激进左翼组织的主要战场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民主国家印度。他们被通称为纳萨尔派分子,因1967年在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村开始武装斗争而得名。如今这些组织估计有一两万名战士,在20个邦都有活动。印度总理辛格称其为对印度最大的安全威胁。过去3年有2600人死于与纳萨尔派分子相关的暴力事件。

这些激进左翼运动团体之间显然有联系,而且联系越来越多。曾成功地从一个毛派造反组织转变为当选的执政党的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在从事武装斗争期间,与印度的纳萨尔派分子有联系。纳萨尔运动团体可能转而积极支持印度动荡的东北部地区的造反组织。

好消息是,这些左翼组织大多有明确的具体政冶要求。这些要求通常源于明显的社会和经济对立。它们效仿老式的解放运动和农民起义。这表明对话和谈判是结束暴力的有效途径。

坏消息是,大多数政府和一些左翼运动组织仍固执地反对对话。虽然新德里正在制订计划,准备对纳萨尔运动发动一场大攻势,但它也表示,愿意与这个反叛组织对话。纳萨尔运动进而提出停火,但条件是政府放弃让他们放下武器的先决条件。

但是不清楚双方的对话诚意。暴力的规模迫使印度政府要让人们看到它作出了有力反应。同时,纳萨尔派的战略原则把对话视作一种战术手段,而非结束冲突的一种手段。

可是,必须认真对待对话这个手段。与边界的叛乱活动不同,纳萨尔叛乱发生在印度的最中心,因此必须加以解决,而不是简单地加以控制。开展对话是解决一切冲突的必由之路。

更广泛地说,各国政府必须认识到,即使本·拉丹被抓获,或者“基地”组织被击败,反政府的武装暴力活动也不会销声匿迹。对于亚洲各地数百万被剥夺了权力的民众来说,不管他们遭到种族排斥还是经济排斥,提倡群众斗争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似乎仍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如果没有把过去10年的一切反恐努力追溯到问题的根源,即当民众再也找不到解决怨愤的和平手段后,他们就会拿起武器,那么这令人遗憾。不管根本原因是什么,也不管起推动作用的思想是什么,最佳解决办法是通过对话结束暴力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