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D.科克罗夫特:古巴社会主义50年的变迁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597

作者:[荷] 詹姆斯·D.科克罗夫特

贺钦 译

转自:环球视野

荷兰左翼学者詹姆斯·D.科克罗夫特于美国左翼杂志《反潮流》2009年7—8月号刊登了题为《古巴社会主义 50年的变迁》的文章,从近年来古巴政权机构和人员的调整、国防军队的发展和古巴国内关于社会主义革新争论等三方面,介绍了古巴社会主义的最新进展,总结了古巴革命胜利50周年以来的若干经验,并进一步剖析了古巴革命在新世纪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文章内容如下。


为推行所谓的民主改革,美国政府对古巴实行了长达47年的贸易禁运,奥巴马政府继续坚持这一政策的做法对古巴和其他拉美国家而言都是不能接受的。禁运和由美国发起的恐怖主义行径(包括生物战)已造成古巴上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3478人死亡和2099人致残。奥巴马也未对“自由古巴委员会”2004年和2006年要求推翻古巴政府的报告予以否决。2008年,美国政府预算中竟有4700万美元是专门用于破坏古巴革命的。

对古巴而言,21世纪初的社会主义实践主要包括以下目标。

(1)在坚持社会主义宪政的前提下,精兵简政,革除官僚主义。

(2)废除上世纪90年代开始推行的双重货币体制——国家比索和外汇可兑换比索(大体相当于1欧元)及由此产生的外汇黑市和工资、价格体系的扭曲。

(3)保卫国家主权,增强民族团结,巩固和促进国际友谊。

(4)在第六届党代会上提出全新的党和国家革新方略(1991年和1997年的四大和五大均曾提出新的改革方案)。

国家机构的重组与精简

2008年2月24日,劳尔在新当选的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上,再次号召全国的工会、学生会、妇联和其他组织召开各种形式的座谈会,以听取古巴民众对“精简国家机构,提高办事效率”的建议。早在 2007年 9、10月份间,在总人口仅为1150万的古巴,就有超过500万的民众参与了这样的会谈,并提出了百万余条的具体建议。2009年3月3日,在经历了又一年的群众会议后(2008年末,三次灾难性飓风给古巴居民的住房和庄稼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经济损失,会议进程被打断),古巴国务委员会宣布了新的国家调整方案。由于外贸和外资部、食品渔业部的重新整合,共有9位新部长走马上任,两个部被撤销。这样的改变意味着古巴政府已开始通过“精兵简政”,着手解决相关的社会问题。几乎所有新任命的部长都是从管理岗位上选拔出来的,而且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在1990年以后才开始担任领导职务的年轻一代。三位女性部长中有一位出身农民。还有一位新部长和另一关键职位的变动来自军方。准将萨尔瓦多·帕尔多·克鲁兹被任命为钢铁和重机工业部部长,该部是军方投入较多的经济部门之一。少将何塞·阿玛多·里卡多·盖拉取代卡洛斯·拉赫·达维拉,成为部长会议执行委员会秘书。

另有两位杰出的革命者同意退出现职,他们是部长会议秘书拉赫和外交部长费利佩·佩雷斯·罗克。两人均任职时间较长,并承认在任时犯下过错误。拉赫医生曾被寄予厚望,即通过引入市场改革、建立合资企业和小规模资本主义商业,带领古巴走出上世纪90年代的经济负增长。在担任外交部长前,佩雷斯·罗克曾任菲德尔主席的助理。两位领导人都曾为推进古巴同拉美其他国家的经济一体化做出过贡献。

许多外国媒体都将他们的离职解释成劳尔和菲德尔之间的分歧。菲德尔为此专门在《总司令的思考》中写道:“尽管从我卸任后,政府不必再考虑我的建议,但他们在事前仍然就此询问过我的意见,权力的‘琼浆玉液’激起了这两位领导人的野心,最终导致他们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古巴外部的敌人曾寄希望于他们搞垮古巴。”菲德尔在后来接受阿根廷著名社会学家阿蒂略·波隆的采访时解释说,他之所以写下这些文字,是因为他想彻底破除有关他和劳尔之间有矛盾的流言,不能因为我的沉默而让人们相信这些愚蠢的传闻。今年3月中旬,古巴官方没有发布任何有关两人的错误以及这些错误将如何影响古巴未来经济和外交决策的细节。这使得许多问题还有待回答。

国防军队

一些外国分析家时常质疑劳尔领导下的古巴人民革命军是否权力过大。上世纪90年代古巴经济危机期间,当国家切断对军队的财政支出后,古巴人民革命军通过其众多高效的企业实现了军方的自给自足。古巴军队是防御性而不是进攻性的军队。在“避免战争就是赢得战争”的指导思想下,古巴拥有包括尖端武器和数千公里地道在内的昂贵的国防系统。此外,古巴的军民关系也非常融洽。在古巴革命过去的50年间,用劳尔主席的话说,“数以百万计的群众成为工人、学生和士兵,当形势需要时,他们甚至同时担当三种角色”。在最近的军事训练中,共有43万名战士接受了训练,而这只是一百多万民兵和预备役中的小部分人,尚不包括保卫革命委员会和抵抗组织的无数战士们,上述努力将使任何试图用武器消灭古巴人民的进攻都化为泡影。菲德尔·卡斯特罗主席在1959年宣告:“我们的军队就是我们的人民!”的确,50年后的古巴人民革命军不是被剥裂开来的职业军队,而是一支主要由年轻一代组成的人民军队。在古巴,所有适龄的健康男性都必须在16 到 19岁间服兵役,女性也经常加入军队。目前,古巴20岁以下的年轻人共有三百万。尽管古巴人民革命军的规模较前有所收缩,但几乎所有古巴家庭都曾有成员加入或正在参与古巴人民革命军的事业。古巴人民对他们的亲属曾在安哥拉增援南非人民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感到非常自豪。他们也非常感谢古巴人民革命军在飓风和其他灾害发生时抢救人民生命的行动。古巴人民还感谢古巴人民革命军对军队和地方社区的教育工作,感谢他们在植树造林、收割蔗糖、开发山区时的帮助,感谢他们不仅为战士种植粮食也为人民提供食品。

关于社会主义内部变革的争论

自2007年古巴政府号召全民开展更加坦率和公正的批评与争论后,古巴人民对国家事务的讨论越来越深入和广泛。我在采访一些古巴共产党党员和干部时了解到,古巴共产党党内尚存分歧。部分技术官僚倾向于推行中国和越南式的经济改革,而另一些老同志和官员则反对变革,但越来越多的党员希望,在不破坏民族团结和国家主权的前提下,能够建设一种更少集权、更多分权和参与性的古巴社会主义。从古巴媒体和对古巴民众无数的访谈中,我们得知——古巴各年龄段的人民,尤其是45岁以下的公民,渴望实现激进的变革,但变革的前提是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因为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的基础上,才能保卫古巴革命的成果。还有一些民众不满异化现象,主张发扬切·格瓦拉的思想和榜样作用。大部分人希望消除贫困、减少阶层差异、发扬改革创新精神、用工农群众的直接管理代替从上至下的政治模式,简言之,就是在完善现有制度的前提下,向社会主义新型民主过渡。

一些经济改革已在进行当中。有两个例子显现出当前转变的力度。作为增加生产和减少工人旷工的措施之一,政府取消了对工人工资的限制。而新近启动的农业改革则允许个体农民及合作社开垦国有土地,并给予农产品价格补贴以减少粮食进口和提高国有闲置土地的生产力。然而,另一些新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其中包括大量潜在的从美国涌入的侨汇加剧了古巴“新贵”同其他社会阶层的贫富差距。

古巴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个需要面对加勒比岛国特殊困难的社会主义国家,古巴正千方百计地试图摆脱损毁其他邻国的岛国灾难,并为此开展了大规模的国家改革。古巴独具特色的社会主义培育了具有较高文化水平和创造性的国民,他们在免费住房、公共教育和医疗以及科学、体育、文化和环境保护等方面都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无论是在上世纪80年代反苏联斯大林主义的运动中,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同苏东集团中断贸易关系的特殊时期,抑或是在新世纪成功开展的能源革命中,古巴社会主义始终坚持在自我调整和完善中不断前进。

古巴革命有着深刻的历史根基,古巴革命精神已深深地渗透进了古巴的文化。古巴革命是建立在美国侵略的现实基础上的、复杂的历史过程。古巴始终朝着国际主义的社会主义前进,早在古巴奴隶暴动和古巴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社会公正、自由和平等时期,古巴就开始展开了不懈努力。蕴含着“道德”与“爱”的古巴指导思想主张,古巴人民为创建一个以人类团结和友爱为标志的、统一的道德基础而斗争。这就是古巴人的人名中包含了许多诸如阿图埃伊、塞斯佩德斯、马塞奥、马蒂和梅利亚等英雄人物的名字的原因。

古巴革命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它的国际主义精神。马蒂、菲德尔、劳尔、切也一致认为,仅局限在一个国家的革命是不可能生存下去的。以马西姆·戈麦斯和切·格瓦拉为代表的古巴国际主义同样根植于古巴的大众文化。早在19世纪80和90年代,古巴著名诗人何塞·马蒂就曾号召拉美人民团结一致共同反对帝国主义。马蒂认为乌托邦应该是建立在道德原则基础上的,爱国主义就是人道,爱国主义无非就是爱。马蒂组建了统一的政党,因为他认为只有武装斗争才能夺取革命的胜利。马蒂的思想遗产至今仍指导着古巴革命的前进。

在20世纪90年代经济困难时期,古巴不但没有闭关自守,反而扩大了国际主义影响。在古巴革命的道德基础上,古巴加大了向受援国派遣医生、教师和其他专业人才的力度。这项慷慨的运动拯救了古巴的社会主义。在2004年,古巴同委内瑞拉共同倡导建立了一个新的、象征国际团结的贸易模式——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今天,当资本主义世界陷入半破产状态时,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正在拉美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