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共(毛)在21世纪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国际研讨会上的报告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54

红星 译

来源:印度共产党(毛)在2006年12月26日毛主义政党、组织举行的国际会议上提交的报告


同志们:

首先,我代表印度共产党(毛)中央委员会,向出席这次会议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毛主义者政党和组织致以革命的敬礼。这是一次长久期盼的寻求把世界各地的真正的毛主义政党团结起来的大会。我们党非常重视为了使世界真正的毛主义者政党能够彼此更加亲近为目的而召开的会议。我们认为这样的由真正的毛主义者政党参加的多边和双边的会议对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在毛主席诞辰纪念日举行这样一次重要的会议更加富有意义。这表示我们把他(毛主席)的教导做为由早期的伟大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奠定基础的科学的马克思主义进一步的发展的坚定信念。

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两大基本支柱是:一方面是在马列毛主义的基础上寻求更大的思想和政治的团结,另一方面是在自己的国家里通过武力开展夺取政权的斗争。在这两个支柱的基础上毛党之间如果能够更加紧密团结起来将使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更有效地发展起来。同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也要和民主进步力量建立一个全球的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的统一战线。

同时我们意识到,各国推动革命发展的客观形势是非常好的,并且越来越好,但领导革命的主观力量却很弱小。这就是说,真正的共产主义力量(即毛主义者)以及他们领导的运动仍然很弱小。全球陷入巨大的混乱状态,但是,因为共产主义(毛主义)力量的弱小,这些运动的领导地位就落入了非无产阶级手中。他们用后现代主义、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以及狭隘的民族主义来领导运动。这种状况是我们不能有效地领导人民,特别是反对美帝运动的主要原因。这就是说,现在特别重要和关键性的任务之一就是最大限度地利用现在的形势去恢复国际共运的力量。今天的聚会蕴含着这一伟大的意义。我们相信这将会使我们的工作向前迈出一大步,即更进一步的团结起世界上真正的毛主义力量。

作为报告前言的最后一点是:检验是否为真正的毛主义者的核心标准就是能否在实践当中始终坚定我们的共同思想。在印度,有很多组织和政党发誓要遵循马列毛主义,但是他们的实践却不是革命的。他们的实践说好了是小资产阶级的革命行为,往不好的说是完全的修正主义。印度真正的毛主义力量的主体在过去几十年中形成了近来的两股主要的革命洪流,即MCCI和CPI(ML)[PW]。现在通过这两股革命力量的合并,组成了印度共产党(毛)。这样印度真正的革命力量主体就集中在了一面旗帜之下,其他的真诚的革命力量也在逐步加入印共(毛)。除此之外,在今天的世界上,特别是9·11之后,所谓由美帝国主义所孵育的遍布全球的“反恐”政府,以美国为首,借助于最坏形式的法西斯恐怖反对任何人民运动,特别是反对毛主义者。结果革命与反革命,马克思主义和修正主义之间的界限日益明显,并迫使中间派显露自己的本色。

说到这些让我们现在转到这次会议的话题上去。这次会议的话题是“帝国主义和21世纪的无产阶级革命”。该话题由尼泊尔共产党(毛)所设定。这一话题非常大。但是在这里我们希望把着眼点放在一些主要之点上。尽管尼泊尔共产党(毛)的陈述:“主要把注意力放在捍卫、应用、发展马列毛主义上”,可我们希望提出我们关于该话题一系列问题(包括尼共毛提到的那些问题)的理解。在这篇报告中我们将简单陈述这些事情。关于这些问题的观点我们已经在我党的杂志和决议中详细陈述了。这些文章所有的同志都能看到。

对世界客观形势的分析

尽管有很多的方式来定义世界的形势,但我们相信现在基本上是帝国主义时代。本世纪的变化本身并不会对时代的特色带来任何伟大的意义,并且它仅仅是术语的变化,仅仅表明人类历史的另一个百年的开始。自从列宁所定义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在上个世纪初登上了世界历史的舞台以来,帝国主义体系仍然控制着世界。

它是垂死的、寄生的和腐朽的资本主义。就是这一体系仍然在21世纪延续着。尽管它可能存活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并且除非被粉碎,它是不会自我毁灭的,但在这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上不会再有更高阶段的演化。

它的唯一替代就是无产阶级革命。尽管它会有很多形式上和方法上的变化,但它的内容是不变的。

二战之前,帝国主义控制世界的主要方式是对殖民地的统治,二战以后它开始实行新殖民主义的方式进行统治、控制和剥削。今天由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和与之相竞争的超级大国苏维埃社会帝国主义的倒台,新殖民主义的统治以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全球化”为形式采取了更富有进攻性和残忍性的特点。自从1973年以来的严重打击帝国主义经济的危机使这种疯狂进攻变得必不可少。科技跃进特别是信息技术革命配合了这次进攻。

帝国主义全球化的无情进攻持续到现在。但是,在2001年初9·11之前,帝国主义危机的加深就已经使美国经济衰退了6个月了。尽管用GDP来计算的增长率显示有局部的复苏,但美国的这次经济危机使美国采取了更加具有进攻性的单边主义、法西斯主义,并在“反恐战争”中扮演了战争贩子的角色。B但是过去的五年它的所有尝试都可耻地失败了。离世界帝国尚远的美国(它在二战之后有遍布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和武装力量,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点也没有什么变化),已经面临着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了。I另外,更为重要的是,全球各地都在反对美国的政策,这从伊拉克、阿富汗、黎巴嫩以及世界其他地区日益激烈的武装斗争以及西方规模巨大的反战示威和伊斯兰世界的不满情绪中表现出来。尽管美国仍然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并且是全人类的第一号敌人,它开始发现越来越难以实现对这个世界的独自掌控。

在国内IT泡沫破灭之后,美国又通过房市泡沫以及战争经济获得了短暂的经济复苏。现在房市泡沫也即将破裂,并且美国陷入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经济再一次陷入了衰退。美元相对于欧元的日益疲软以及它面临着不仅来自欧盟而且来自中国的激烈的竞争。美国在拉丁美洲(它的后院)建立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尝试可耻地失败了,甚至一个落后国家的统治者,如雨果·查韦斯也已经敢于挑战美国的权威。俄国已经利用它从出售石油和天然气中新获得的财富,在国际舞台上宣示自己的存在,并且上海合作组织已经开始成为美国控制中亚和东亚的一个主要的挑战了。在中亚,俄国已经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把美国踢出了大多数国家,并且甚至利用它灵活的外交手腕来对西亚施加自己的影响。在东亚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主要的经济成员,并且它的市场正在向非洲、拉丁美洲、甚至美国延伸。

至于21世纪也如20世纪一样,帝国主义仍然是支配因素。这一点没有实质的变化。通过帝国主义全球化所改变了的形式不是新世纪到来才开始的,它源于上世纪80年代。帝国主义的基本性质没有变化,甚至在今天列宁所描述的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仍然存在着。因此,没有必要去把一些新的全球化形式看作帝国主义的新的阶段,因此没有必要去考虑新的战略。在19世纪末资本主义就由自由资本主义发展为垄断资本主义,当进入21世纪时,这些都没有根本的变化。

如果有变化的话,就是控制方法的变化。二战之后的时期里,它采用了新殖民主义的形式,然后在20世纪80年代后它又采用了帝国主义全球化的形式。因此,这些帝国主义控制形式的变化与世纪的变化没有任何联系。现在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说,对帝国主义今日的运行方式、巨大的投机经济的性质、大规模增长的服务业部门、新技术变革等等以及这些对世界和各个国家的阶级斗争的影响等的深入分析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在帝国主义全球化的时期里,富者与穷者的鸿沟已经达到了人类历史从未有过的水平。这使阶级斗争比从前更为尖锐,从而创造出我们一直在谈论的非常好的客观革命形势。

总之,今天的世界仍然被帝国主义所控制,并且目前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是世界人民的主要的敌人,是世界被压迫人民的头号目标。帝国主义体系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帝国主义各国之间的冲突仍然是主要的,它们之间的竞争仍然在加快增长。美元在贬值,新的帝国主义竞争者在到处挑战美国的经济霸权,但是,现在没有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拥有与美国相匹敌的军事力量,从而代替美国的帝国主义中心的地位。帝国主义全球化对落后国家的最坏影响激化了帝国主义与落后民族和国家的人民间的矛盾。这一矛盾仍然是世界舞台上的主要矛盾。因此落后国家将是世界革命的风暴中心。随着世界主要经济体日益增长的危机,所有的矛盾将激化,并且落后国家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以及资本帝国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势将变得越来越好。因此,有必要记住,进入21世纪的今天,帝国主义没有任何将要导致改变无产阶级革命基本战略策略的实质性变化。

让我们看一看在目前的背景下建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两大基本因素:

意识形态问题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基础只能是马列毛主义。今天,一些毛主义政党出现一些倾向,比如把“思想”、“党的指导思想”、“道路”等加在马列毛主义后面称为发展了的马列毛主义。尼泊尔共产党(毛)本次提交的论文也说我们必需把注意力集中在“捍卫、应用和发展马列毛主义上”。下面让我们深入分析一下。

首先,如果没有应用就不能捍卫思想。如果不在不在实际中应用马列毛主义,所谓的捍卫就成了抽象的口号。因此,我们发现印度的很多组织虽宣称坚定地“捍卫”马列毛主义,但是他们的实践与马列毛主义的理论没有任何关系。更糟糕的是,有些组织除了发表一些文章,很少或者没有实践。这就导致了空喊口号式的教条主义。所有的这些都不是在“捍卫”马列毛主义。因此,作为马克思主义者,要真正捍卫马列毛主义就必须去应用这一主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上有各种各样的修正主义宣誓遵循马克思、列宁、甚至毛泽东的教导,但是他们的实践表明他们是改良主义者或修正主义者。

现在我们已经分析了捍卫与应用的关系,下面我们分析一下应用与发展的关系。在自然科学里,一个理论要经过大量的实验后还要经过实践证明才能获得发展。尽管通过实验也取得了理想的成果,但也不能被看作是发展了理论。这一过程应用于物理、化学、医药或者其他的任何自然科学领域。这一过程被接受并被承认,如果一个人试图通过几次成功的实验而宣称发展了理论,他就将成为被嘲笑的对象。

现在再让我们看看社会科学或马克思主义。这个领域仍然遵循同样的规律。马克思和恩格斯发现了支配社会发展的规律并且只是在他们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很长时间,并应用到实践之后,经过了严酷的考验才被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然后是列宁,他发展了帝国主义时代对社会的理解以及制定了无产阶级如何推动革命的战略、策略理论,从而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原理首先由列宁然后由斯大林提出。苏联的胜利和社会主义的发展(尽管它作为首次实验以及为了应对帝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进攻有各种不足)确立了列宁以及斯大林的教导并被称为列宁主义。毛泽东进一步发展了马列主义,特别是把它应用到了帝国主义时代落后的国家里,更为突出的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发现了支配社会主义建设的规律,从而使其建立在一个更为科学的基础上。这些发展使马列主义发展为马列毛主义。

一个半世纪的共产主义的发展史中还有一些伟大的共产主义者写了大量的著作(罗莎·卢森堡、威廉·李普克内西)以及欧洲和俄国涌现出来的大量坚定的共产主义领袖如胡志明,Kaypakkaya, Charu Majumdar, Kanhai Chatterjee和其他领导者,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甚至想把自己的作品作为普遍真理后缀于马列主义。他们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应用到了本国的革命实践。If如果在这一过程中发现了新的规律并且在应用它们于革命实践之后被证明为正确,只有到那时它们才能获得普遍性的意义并且能被看做这一理论(马列毛主义)的发展。Every successful application is not a development. 成功运用并不是发展。所有的发展(也包括思想的发展)都将经历一个从量的演进到质的飞跃的过程。因此,给这一发展过程贴上“思想”、“道路”的标签是没有必要的。除此之外,如秘鲁的经验所表明的,尽管刚扎罗同志作出了巨大贡献,当运动遭遇到大挫折,甚至他目前的角色都存在争议的时候,他的思想是不成熟的。因此,这种情况也会在任何其他国家发生。因此,没有必要因为在他们的国家已经取得一些初步的成功就不适当地急于在马列毛主义后面加上一些后缀或者是其他的评价来赞美某些个人。毛主义政党断言他们领袖的思想、道路具备普遍的意义甚至还会有更多的问题。这意味要在马列毛主义的发展方面对别的兄弟党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作出自己的评价。这会增加分歧并可能导致不团结。

正确的思想是通过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道路发展的。在这一过程中只有党现存的支配社会的规律进一步发展或者新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规律被发现,这时我们才能说马克思主义被进一步发展了。

因此,让我们把没有任何后缀的马列毛主义作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思想基础,并且脚踏实地的、谦虚的、坚定的、有创造性的把这一理论应用于世界各国的新形势。这是一个巨大的任务。让我们的后代决定是否要在我们谦虚的工作成果后面加上后缀。

修正主义还是“缺乏民主”是迈向共产主义的主要危险?

在反对赫鲁晓夫修正主义50周年之际,一些毛派共产党发出号召要用新的对修正主义的斗争来纪念这个日子。在印度,我们响应这一号召,并召开了讨论会,出版了一些书籍和文章等等。

今天我们说,尽管客观形势非常好,但主观力量是如此弱小。为什么这样讲呢?我们都明白,这主要是因为修正主义者已经从内部蚕食并削弱了共产主义运动1950年代接近半个世界都是社会主义国家,而现在连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都不存在了,仅剩下几个相对强大的真正的共产主义政党(他们面临者来自法西斯主义的恐怖镇压)。苏联首先演变成了修正主义国家,几十个跟随它的政党也演变了过去。那时至少还有中国及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像明星一样闪烁着光芒,激励着世界人民。但是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中国也改变了颜色。这也影响了一大批其他政党和运动。随后伟大的秘鲁革命也面临者严重的挫折,现在甚至党也陷入了混乱状态。很多民族解放运动也遭受清算,加入了这种倒退的潮流,如印度支那,非洲强大的运动以及中美洲的运动等等。很多共产主义运动被残酷地镇压了,如柬埔寨。现在,经过150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我们甚至用手指头就可以计算出有一些群众基础的真正的共产主义运动的数量。

毫无疑问这个问题需要更深入的研究。这是一个需要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再一次被拿起的工作,但是,我们可以说修正主义是共产主义遭受清算的罪魁祸首。为应对这一危险毛泽东同志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从苏联的挫折中吸取教训,发动了无产阶级大革命,解开了复辟的谜团,发现了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规律。但以后证明这也是不够的,在走资派掌握政权后革命夭折了。为什么修正主义者能够从内部清算共产主义运动,这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我们希望这也能作为我们未来研究的一项任务之一。

但是把国际共运的挫折归于缺乏民主的问题就太过于简单了。并且到目前为止“民主”问题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主要问题是转移对上个世纪主要问题的注意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修正主义问题而不是“民主”问题。本世纪能否把共产主义推向前进要看能否有效地应对修正主义的威胁,并把党引向正确的道路。这在革命成功之前和之后都是必须重视的问题。

毫无疑问民主是一个问题并且需要更有效的民主集中制来加以解决。但是今天,我们发现我们的民主集中制的运作方法落后了,甚至毛主席设计的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使用的方法也显得不够用了。多党民主、多党竞争等不能解决党从内部变质的问题。我们不需要向资产阶级证明我们对“民主”的诚意。问题的关键是怎样能更好的应对党内特别是领导层中资产阶级倾向的发展。就是这一个问题毁灭了苏共和中共以及世界其他无数的政党。因此,修正主义是主要的危险。从这点来说,我们无疑能从文化大革命中学到很多。

通过学习苏联的经验,毛泽东同志在解决社会主义建设和防止反革命复辟方面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发动了反对刘少奇臭名卓著的“生产力理论”。这一理论否认了主观因素的能动性。毛主席还对杨的“合二为一”的理论进行了斗争。这一理论宣扬了阶级矛盾的调和论,并反对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他提供了一套适合于无产阶级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方式和理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创造出了很多的方法,例如:党的书记以及其他机构各层领导的经常的轮换;工厂、集体农场、合作社、公社、政府等部门经理和领导的经常性更换;用三结合(工人、技术人员、和党员)的革命委员会代替工厂和其它工作场所的一长制领导;工人参加管理,干部参加劳动;抛弃劳动的永久性划分——例如经理、技术专家、基层工人等基于等级制度的区分;广泛的军事训练,军队参加生产,对群众和民兵进行训练,军队与群众打成一片而不是禁锢在军营之中。

此外,无产阶级能否阻止被击败的阶级通过“民主”提供的机遇重新上台吗?在广大的农村地区被几乎是反动思想统治的情况下,布尔什维克党在革命之后能赢得选举吗?事实是,布尔什维克党在它取得政权以后甚至必须立即解散立宪会议。这是因为它在立宪会议中只是少数,这就使立宪会议成了反动分子的工具,成为推行革命改革和无产阶级专政的障碍。不仅仅是在俄国,在很多国家,特别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里,那里的封建思想、文化、习俗等统治着大多数人的思想,这就会使其他的非无产阶级政党甚至是反动政党在反封建、反帝国主义的外衣下被选上台。因此,这就不奇怪为什么在多党民主制国家里面的多党竞争最终会变成走资派手中的工具。

当然在经过新民主主义革命后的人民民主专政阶段,政府可以与反帝反封建的党在共产党领导之下实现联合(例如中国)。但是这种联合不是阻止资本主义复辟或者是扩大“民主”的方式,而仅仅是民主革命阶段所采取的阶级联合政策的继续。

以这些丰富的经验教训作武装,今天的毛主义革命者还要探索各种方法和组织形式来保证人民群众更广泛地加入到政府、工业和军队的管理之中,并使群众成为政策、计划、和决定的主要参与者。党的一个主要任务是有效地领导群众在阶级斗争中反对各种资产阶级的倾向,以及新的资产阶级的挑战。文化大革命的十年(1966—1976)阻止了反革命的复辟,这一经验教训毛主义革命者必须吸收并加以发展。

为了阻止党的机能、机构,特别是军队以及各生产单位等的蜕变,有必要使一部分党的领导层工作于群众之中,并在取得政权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专门搞阶级斗争。他们必须直接参加生产。甚至在取得政权之前,我们就必须鼓励群众批评党和党的领导所犯的错误。

这些就是文化大革命留给我们的财富。特别是在我们能够行使权力的根据地,我们共产党人能够在什么样的程度上把这些经验教训吸收进我们的方法毫无疑问我们应超过这些经验,但首先让我们按照毛主席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方向迈出第一步。作为毛主义的支持者我们不会教条主义地对待这一思想,我们需要的是创造性地把这些过去的经验教训应用于我们目前的实践并把它推向新的高度。违反了过去这一丰富的经验就等于在创新发展的名义下违背了毛主义。

21世纪共产主义的伟大挑战就是创造出反对修正主义的有效方法,这样20世纪共产主义的胜利就能够在新的高度上重现。20世纪见证了社会主义胜利的辉煌,但世纪末却遭到了挫折。我们誓将学习过去的经验教训,更加坚定地与修正主义进行斗争,并因此以更加有效和彻底的方式高举马克思主义。“民主”问题也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以及和无产阶级政党内出现的异己思想的斗争等问题密切联系

加强主观力量

可是在这里举行的8月聚会之前的关键任务是加强世界革命的主观力量。如果不对我们内部的修正主义苗头进行长期的坚决斗争,加强主观力量的工作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把运动更有效地推向胜利。革命胜利之后还要通过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不断革命来捍卫胜利的果实。这样我们必须反对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这两种倾向,并且创造性地把革命的科学应用到我们各自的国家里。让我们向历史学习而不是否定它们。让我们始终记住毛在文化大革命中所说的:“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和“以阶级斗争为纲”。从思想、政治、组织、军事上加强革命的主观力量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任务。在这里聚会的所有的同志都要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而不管这一角色有多小。希望这次会议之后我们能在更高的层次上实现团结。因此,我们能够通过一步一步的工作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起来达到并超过上一世纪它所达到的高度。

印度的一些经验

最后,我们希望能够与大家简单分享一下印度的经验。

尽管印度共产党在1920年代就诞生了,但是40年来,除了伟大的特伦甘纳(Telangana)起义期间外,它被修正主义的政治路线所左右。伟大的纳萨尔巴里起义粉碎了修正主义的计划,并把革命引入印度政治之中纳萨尔巴里起义使我们与修正主义第一次划清了界限。查鲁·马宗达(Charu Majumdar)同志和卡那·柴特捷(Khanai Chatterjee)同志作为优秀的领导者指出了正确的道路,而修正主义者为了控制印度共产主义运动也以类似的理论进行宣传。但是由于政府的残酷镇压以及缺乏成熟的策略致使运动面临严重的挫折。整个领导层几乎全部被屠杀并且大约6000名同志牺牲了。保存下来的分解成好多小组。一些继续奉行“左”的宗派主义路线,很快就被消灭了。其他的部分虽然仍然打着马列主义的旗号,但却在向右摆,并回到了修正主义的阵营。

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够在纠正早期错误的同时走上人民战争的道路。另外,MCC也稳步走上了人民战争的道路。到了1990年这两部已经成长为一个拥有人民武装的重要力量,开始着手建立根据地的工作。在经历了痛苦甚至是冲突之后,两股力量在2004年9月21日合并成印度共产党(毛)。这次合并的思想基础是新党的五个基本文件。这些文件是:《论马列毛主义》、《党章》、《战略与策略及政治决议(论当前国内与国际形势)》。另外,两党对他们过去的行为进行了详细的自我批评并特别分析了引起他们之间冲突的原因。

这次合并的意义可以从国家机器的反应中看出来。他们第一次把毛主义者视为国内安全的最大威胁。为了应对这一威胁,他们加强了情报机器,建立了中央和邦司令部,召集了反纳萨尔特别力量,并把现存的准军事力量从别的麻烦地区调到了受毛主义者影响的地区。他们还在军队中训练反纳萨尔的特别力量。同时,他们在AP、贾克汉德、比哈尔邦(AP, Jharkhand, Bihar)以Salwa Judum为名进行了越南战争式的清乡运动:采用杀光、烧光、抢光的焦土政策。修正主义政党印度共产党和印度共产党(马)都是这样的政党,特别是后者,他们在其执政的邦采用了残忍的反对我们的行动。当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三名毛主义者在西孟加拉邦的遭遇战中牺牲了。两年前,我们的五名中央委员(包括PB的Sunil Roy和 Narayan Sanyal同志,年龄都超过65岁)被逮捕了。印共(马)政府推翻低级法院的决定,由高级法院把Sunil Roy的刑期由5年改为终身监禁。除此之外,这两年中我们一共有600名同志牺牲了。

如今,我党已经有效地进行了还击并成功打退了敌人对单达咯拉(Dandakaranya)的进攻。今天毛主义者在全国建立了威信,并把我们看成是唯一能够替代印度反动统治阶级的邪恶政策和法西斯行为的唯一力量。

我们必须记住,印度统治阶级有着狡猾的伎俩。他们忠于英帝国主义,并为此独立进行了一场充满残忍和奸诈的强力行动。当年包括印度共产党的很多人都被印度统治阶级的狡诈给愚弄了。甘地被认为是领导了自由运动,但事实上,他是英国的傀儡,通过他来控制独立运动,并把它引向非暴力的道路。尼赫鲁表面进步但却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傀儡。印度宣布共和并设立议会,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本质没有任何变化。他们实行了有限的土地改革,英迪亚·甘地废除了君主制,没收了王侯们的财产,并把银行国有化等等,但是半封建的制度直到今天都完整地保存着(不可否认这期间也有一些变化)封建制度可能会崩溃,但那并不意味着封建主义与半封建主义的结束。今天少数统治阶级如印度统治者奴隶般屈从于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国。当它们向邻国说要建立兄弟般的关系时,它们却奉行了扩张主义的政策,甚至是明目张胆的发动战争。由于印度的欺凌弱小以及支配政策,南亚的所有国家都憎恨印度的统治者。

因此,各国共产主义者都不要为印度统治阶级的两面三刀的说法所迷惑。某些兄弟党的革命者来到这里用各种方式赞扬印度的统治者,极力宣扬印度的“民主”和印度的“共和”制,但对印度统治阶级的反人民政策和他们的扩张主义本质甚至他们对毛主义者屠杀的行为却不置可否。这使我们非常痛心。如何能认为一个如此反动和奉行法西斯主义(如诂加拉特计划Gujarat)的统治阶级能实行进步的对外政策。他们对毛主义者的政策无论是在印度还是在国外都是一样的:迫使毛主义者采取合作的态度,或者至少解除毛派的武装,如果不能做到这些,那就干脆用铁拳粉碎他们。他们对民族运动采取同样的行为。如在克什米尔和东北人口被灭绝,他们甚至恶毒反对塔米尔·艾兰的战士,并且寻求时机破坏孟加拉国人民运动。这是为什么呢?

可是,印度毛主义者将继续进行人民战争,不论是在敌人的真枪实弹还是糖衣炮弹面前都不屈服。我国过去出现过各种各样的修正主义者并且从过去痛苦的经历中学到了很多。毫无疑问,考虑到拥有十亿人的国家规模,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是一个弱小的力量。但是甚至在我们面临敌人的进攻时,我们的力量仍然在不断地增长,并且增强了我们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我们充满信心要向前推动人民战争直到最终的胜利。

同时,我们将坚定地站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立场上,并将不会允许以自己的狭隘利益去损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特别是不会损害兄弟党的利益。我们一直坚决反对印度扩张主义。这一扩张主义残酷地袭击人民和邻近的国家并用希特勒式的残暴镇压民族运动。我们将一直站在人民以及邻国被压迫民族的立场上。我们将为推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贡献我们最大的努力。没有强大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印度就会陷入更大的困难。

同志们,

我们希望这次会议能够帮助加深我们之间的理解并能够作为加固我们之间关系从而加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的一步。在这次会议上我们需要制定出具体的步骤来推动未来的发展。我们需要扎实的工作以使我们之间的相互了解越来越深入,并使其他毛主义者加入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能重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我们感谢出席会议的所有代表,并特别感谢尼泊尔共产党(毛)发起了这一会议。

致以革命的敬礼!

中央委员会

印度共产党(毛主义)

2006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