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日新:对当前国际和国内经济危机问题补充几点看法

——在北京大学现代科学与哲学研究中心举办的《世界金融危机复杂性探索研讨会》上的发言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443

对当前国际和国内经济危机,我写过两篇文章:一是《对美国金融经济危机的几点看法》(2008年11月12日),一是《〈资本论〉解析了当今美国金融危机和世界经济危机—兼简析中国的经济危机》(2009年4月20日)。现在重新审阅这两篇文章,认为主要观点至今站得住,没有更改的必要。但随着时间的前进,官方对危机问题的公开表态,西化派的顽固辩护,理论界的深入探讨,有必要对面临的这个大问题补充强调以下几点看法。

一、当今世界上到底爆发了什么危机?或者说当前危机究竟是什么性质?

目前这场波及全世界的危机,是继三十年代大萧条后的百年不遇的经济大危机。我们的官方在学术上也要求“同中央保持一致”,于是各种媒体统一口径,异口同声的说现在只是发生了“国际金融危机”。试问,金融危机与经济危机到底有什么不同?官方要求统一这样说的奥秘在哪里呢?

一般的说,金融危机只是金融领域一个方面出了问题,主要表现为资金融通不够,流通性不足,需要大量增加货币投放以解燃眉之急。而且经济危机则是全面的危机,不但金融,而生产、建设、流通、消费,包括整个再生产各个方面都出了问题,其爆发与经济制度有关,要克服也比克服金融危机复杂得多。

大家看到,这次美国的次贷危机引爆的金融危机,同三十年代也是首先爆发金融危机一样,由债券、股票这些虚拟经济,影响到实体经济,于是经济危机爆发而不可收拾了。

三十年代那次,开始爆发金融危机,接连就出现:银行破产,股市下挫,物价猛跌,员工解雇,老百姓遭殃。危机由虚拟经济传导到实体经济,由金融危机演变为经济危机;由美国一国的危机漫延到其他国家,变成世界性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反过来又加剧金融危机,使经济生活中的种种矛盾愈演愈烈。

据美国经济学家狄克逊·韦克特所著《大萧条时代1929-1941》一书记述,那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萧条时期,银行倒闭(美国共倒闭6000家银行),股市暴跌(道琼斯指数暴跌90%),物价猛降(降幅达33%),企业破产(美国共有10万多家企业破产),外贸锐减(缩减40%),大批员工失业(失业率高达30%),许多人跳楼自杀(为数上千人,同一天11名银行家自杀),更多的人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如著名的《货币数量论》学者费雪,几天内损失几百万美元,负债累累,在穷困潦倒中与世长辞。

那次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工业大体倒退了30年,钢产量倒退了31年,出口倒退了35年;英国钢产量倒退了23年,外贸倒退了36年。千百万贫困人口忍饥挨饿,而大量粮食棉花就地销毁,牛奶倒进大海。不但产品被毁,生产能力也被破坏。如美国1929-1933年毁坏了92座高炉,英国毁坏了72座,德国毁坏了28座。“危机常常只是现有矛盾的暂时的暴力的解决,通过暴力的爆发暂时恢复已经破坏的平衡。”(马克思语)

现在,这次经济危机对生产的影响还刚刚显现,经济下降的幅度也很有限。世贸组织最近预测,2009年全球经济将下降1.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预测,今年全球外贸将下降10%。美国财长盖特纳前不久强调说:这场危机会持续很长时间。不仅是美国经济,全球经济恢复和调整都会持续很长时间。

中外的官方总喜欢作出乐观的估计,以安抚人心。如美国的副总统拜登在本月初说,奥巴马政府最初“误读”了经济的衰退程度,判断失业率最高不超过8%。但实际上,6月份美国的失业率已上升至9.5%,创26年来的最高点。当月失业率超过10%的州有13个,其中最高的密歇根州为14.1%,加州为11.5%。据分析,下半年失业率还会上升。还应该指出,考察就业情况不仅要看失业率,还要看工作时间的长短。当前危机期间,许多国家变相推行四天工作制。美国不分蓝领白领,都实行无薪休假。日本越来越多的企业实行工作分享,把一个人的工作分给两个人做。

美国的其他一些重要数据,也显示经济整体形势仍很严峻。当前这个财年前九个月,美国联邦财政赤字已突破1万亿美元,预计到年底将达到1.84万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3%,相当于西方国家一般认为占3%为安全线的四倍多,是64年来的最高水平。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承认,这么大的赤字对美国经济复苏构成严重威胁。美国公众对奥巴马的经济政策的支持率明显下降。

经济危机一般要经历危机、萧条、复苏、高涨四个阶段。三十年代那次危机,先后历时共计12年。对当前这次危机,在华尔街工作多年、资深的旅美中国经济学家廖子光估计,需要10-15年才能渡过。有位美国的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费尔普斯说,美国家庭要重新恢复其在此轮衰退中损失的财富,可能需要15年时间。

现在危机刚降临不久,萧条远未过去,中国的媒体在大谈复苏,似乎高兴得太早了。西方经济学认为,经济连续三个月负增长是衰退,连续三个月正增长才算复苏。现在美国尚没有这种复苏的迹象。也可能这次与三十年代不一样,那次危机漫延三四年以后,至罗斯福总统上台实行新政才开始挽救危机,至威尔逊总统任期内才扭转局势。这次由于抢救比较及时,花的本钱大,如美国政府去今两年为了剌激经济已投入14870亿美元,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需要第二轮经济剌激计划;危机对经济的破坏,也可能不致于像三十年代那样惨。但我们的报刊对美国和本国的经济形势过份盲目乐观宣传,可能会自食苦果。最近,全球知名的华尔街投资公司美林集团执行董事斯蒂文说:“金融机构大规模倒闭的时期已经过去,而实体经济的困难局面目前却没有得到根本转变。”(见《人民日报》2009年7月27日第13版)这可能是比较清醒的估计。最先爆发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的美国尚且如此,危机漫延较晚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更遑论经济复苏?

中国官方和西化派学者对这次世界性经济危机,偏偏只说成是“国际金融危机”,其用意何在呢?是看不清楚吗?不是,如美国早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预测到了这次危机,国内也有若干个学者指出过,美国的金融危机会转为经济危机。我在去年11月写的第一篇文章,怕直截了当说美国是经济危机,可能有人接受不了,所以题目写成《对当前美国金融经济危机的几点看法》。现在国内外相当多的学者都明确肯定,由美国爆发波及全球的危机是“世界经济危机”,可我们的官方却咬定是“国际金融危机”不松口。这是为什么?

个人分析,这主要是因为30年来我们的改革开放是以美国为师,学美国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崇拜市场经济是世界上最好的经济制度。如果说美国这个老师爆发了资本主义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自救不成,还呼喊别人救助,作为学生岂不是有点难堪,脸上无光吗?在美国,由于客观经济规律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而发挥作用,垄断资产阶级在主观上驾驭不了用现代高科技武装起来的发达的社会生产力,于是大祸从天而降,不但危害本国人民,并且殃及全世界,促使蒙受灾难的人民觉醒。他们纷纷购买《资本论》,想从中寻找爆发危机的原因和摆脱危机的出路。欧洲掀起《资本论》热,欢迎“马克思又回来了!”进步的人们高呼:“资本主义是罪恶制度!”“资本主义赶快结束吧!”“CAPITALISM ISN’T WORKING!”“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资本主义行不通了!”“另一种世道是可能的!”)这些声音传遍了全世界,中国人多少知道一些。既然老师已陷入资本主义的穷途末路,学生“坚持(资本主义)改革的方向不动摇”,这不是要步其后尘,硬往死胡同里钻吗?这样,使人们加深了对“改革开放”的怀疑。于是,官方想了一招,把经济危机说成是金融危机,大事化小,不就把盖子捂起来了吗?可是在信息化的今天,这样做,不过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罢了。实际上,结果谁也骗不了,适足暴露官方自欺欺人的手法太不高明罢了!

二、中国目前只是遭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国内自身没有爆发经济危机吗?

去年以来,我们的官方和御用学者论及国内经济困难时,一般只讲受到国际金融海啸的冲击如何如何,不敢触及国内经济的实情,以掩盖矛盾,推卸责任。但应当指出,有个别务实的学者,在讲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的同时,也提到中国“自身经济周期性影响与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与之相互交织。”但到此为止,话到嘴边留半句,不敢把话说穿了。也有学者评论,政府当前的政策主要侧重于化解国外金融危机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而“对导致中国当前经济增长滑坡的内因则估计不足。”提出结构调整,不能再失去一个十年。这实际上是说,克服长期以来的比例失调这种危机状态,不能再耽误了。说这种话的人可能是怕丢乌纱帽,好话成了经过包装了的不那么逆耳的忠言。由于没有把话说穿、说清楚,可能没有引起官方的重视,经济生话中的各种矛盾依然存在,有的更是在激化。

我是一个爱讲实话的人,在今年4月份的文章《资本论》解析美国和世界经济危机时,顺便简要的谈到了中国国内的经济危机,认为中国目前正遭受国内外双重危机的冲击。现在,根据时间的推移和矛盾的暴露,有必要对中国国内的经济危机着重指出以下几点:

1、经济危机激化了社会矛盾,有的正爆发为尖锐的阶级斗争。三十年改革,如国家体改研究会负责人前年说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任务已经完成。这就是说,私有化已经实现。实际情况也确是如此。现在中国的国内生总值,私有企业生产的占2/3。这是前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报告透露的。(国家统计局老局长李成瑞个人的测算也差不多。两者均参见他所著《大变化》一书,中国展望出版社)国有工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也不复存在。我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年鉴计算,现在国有工业在工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已不到10%了。(参见本人所著《国有企业改革及其比重问题研究》第142页,2007年,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而且现在的国有工业企业的性质也变了,厂长像私营企业老板的管理一样,对工人有生杀予夺之权,他们年薪几十万、几百万、有的几千万,而工人一个月才拿一千多元,这完全不同于过去的国营企业。多年的私有化改革,摧毁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基础,砸烂了工人阶级的铁饭碗。几千万产业工人下岗失业,身上压着“新的三座大山”(住房难、看病难、孩子上学难),使他们的生活陷入困境。类似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形成的种种社会矛盾,遍布全国各地。据说去年全国群体性上访的案件,多达10万起。成千上万遭欺压的群众被迫上访,想请上级领导帮助解决问题,但被“劝阻”“接阻”。许多人回去后被送进疯人院。他们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有人说,现是到处像安放着火药桶,一点火星就会爆炸。最近吉林省通化钢铁厂这个大型国有企业,爆发的几万工人群众反对私有化改革的斗争,省政府被迫宣布停止通钢资产重组这项改革,就是一个阶级斗争尖锐化的典型事件。

我认为,通钢事件暴露了官方以下几个错误:一是世界经济危机和国内经济危机爆发,钢铁行业产品过剩和生产能力过剩,而当地政府和国资委还要通过增资扩股盲目扩大通钢的生产规模,由现在的年产钢500多万吨,扩大到2010年的1000万吨。这种错误的决定,不是往经济危机火上浇油吗?

二是省市政府是背着广大职工,把通钢这样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同一个名不见经传、但“省里有人、中央有人”的私营小钢铁厂“建龙集团”,搞什么“资产重组”等见不得人的改革把戏。三年前,这个建龙集团前来通钢搞过参股改革。由于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中国钢铁行业也爆发生产过剩的危机,加上这个小私营厂的资本家的无能,通钢这个进入全国钢铁行业500强、曾经盈利3亿元的大厂,去年也出现亏损。这时,这家私营老板就悍然退出“资产重组”,跑了。今年经过全厂职工的努力,扭亏为盈,这家私营老板又来了。于是7月24日,工人群众起来打着“建龙侵害国有财产,从通钢滚出去”的横幅聚集厂区,保护几辈人亲手创建的通化钢铁厂。因此,通钢工人阶级保护国有财产,反对私有化的斗争,是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的,是正义的斗争,得到了全国各地群众的支持。当晚吉林省政府宣布: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于是通钢迅即恢复生产,山城鞭炮齐呜。通钢工人的斗争取得了暂时的胜利。

三是当地国资委官员站在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一错再错。国资委本应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当地官员却在通钢资产重组时,不但不依靠工人群众,反而瞒着全厂职工,使国有资产流失,这不罪责难逃吗?当群众起来斗争保卫工厂资产时,他们谴责工人闹事,是因为有“国有情结”。这是什么话?工人群众热爱社会主义的国有财产,这是有高度共产主义觉悟的表现,公然咒骂他们,一幅共和国败家子的嘴脸不是暴露无遗吗?

通钢重组后姓陈的经理年薪300万元,面对每月只拿300元工资,养家糊口都困难的工人,像还乡团团长“南霸天”一样,气势汹汹地叫嚣:“我三年要让通钢姓陈,你们这些工人我一个也不要,都下岗,通通滚!”工人们心想,这样穷凶极恶,不是逼我们走上绝路,不让我们活了吗?被激怒了的工人群众,忍无可忍,就同凶相毕露的资本家斗欧起来了。这个资本家因抢救不及时死亡。

资本主义改革派,要从通钢事件吸取教训,私有化改革祸国殃民,应当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违背民心、违反《宪法》的资本主义改革。如果一意孤行,“坚持(私有化)改革不动摇”,公然使用专政手段镇压通钢工人,那不是官逼民反,使经济危机变成政治危机,激起全国范围更大的怒潮吗?

2、官方为挽救面临的经济危机所采取的扩大投资为主的一揽子计划,加剧了长期积累的比例失调的严重状况,使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众所周知,投资和消费的比例,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比例关系。历史经验证明,这个比例出了问题,经济危机爆发,就要调整整顿,否则经济就会崩溃。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有四届政府工作报告都提出要改善这个比例,解决这个问题。但实际上问题并没有解决,而且情况愈来愈糟。当前的实际情况如何呢?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2008年投资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高达57.3%,比“十五”期末2005年的48.5%,提高了8.8百分点;即一年的生产成果,一多半用去搞建设了,这样必然挤消费,造成投资与消费比例失调,使国民经济发展遭遇困难。去冬4万亿元经济剌激计划,主要用于基本建设,而且项目大都是产能过剩的行业,这只会加剧生产过剩,无益于缓解经济危机。

居民最终消费率(居民最终消费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这个指标,是世界各国通用的、反映全体居民一年消费的总体状况。有的国家的统计把它单独列出,便于看清问题。我们国家统计局把居民消费支出和政府消费支出合在一起,叫“最终消费支出”。政府消费支出按理应当尽量节减,但目前所占最终消费支出的比重达27.4%。如媒体暴露的公费旅游等“三公消费”达9000亿元以上,这与提高居民消费水平毫不相关。有的经济学者不了解实际情况,没有进行深入分析,误以为最终消费率越高,越能促进经济发展。殊不知其中的政府消费支出越多,只会促长贪污腐败。我们应当关心的是居民最终消费率。

2008年居民最终消费率为35.3%,比“十五”期末2005年的37.7%,降低了2.4个百分点;即一年的生产成果,十三亿人民只共同消费1/3略多一点。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的居民最终消费率,常年稳定在70%左右。两相对比,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居民最终消费率,怎么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要低一半呢?

同历史相比,过去批判前30年只顾建设,不关心民生,邓小平斥责那时“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但1978年居民最终消费率为48.8%;现在提倡“共同富裕”,强调关心改善人民的生活是制定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可是目前的居民最终消费率只有35.3%,人口比那时增加了3亿6500多万,而消费率却下降了13.5个百分点。这是表示居民不是更加富裕,而是更加相对贫困化了。居民的消费需求与社会生产的发展越来越不相适应,这不是反映我们内部经济危机在加剧吗?

2003年以后,我连续两次上书国家发改委和中共中央,指出多年来,在一年生产的成果中,“老百姓分享的蛋糕越来越小了”。“十五”计划没有完成原订居民最终消费率提高到50%的要求,现在这个指标还不如改革开放前的水平。建议“十一五”计划要着力解决这个问题。上书受到了发改委的表扬,认为我提出了有价值的建议,为政府部门决策作出了重要贡献。但以后实际工作未见进展,问题故态依然。

最近有学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撰文提出用三年时间将居民消费率提高10-15个百分点,达到55%-52%,以改善需求结构,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应当肯定,这是一篇触及了实际问题的文章,立意良好。但必须指出,这个设想是难以落实的。须知所有制决定分配关系。现在国民经济已经私有化了,追求最大利润是私有制经济的本性,要想通过初次分配来增加劳动者的报酬,以提高居民消费率,那是办不到的。许多人提出通过再分配,由财政支出来提高居民消费率,那也是为数有限,难以达到目的。所以,这是目前经济危机造成的无法解决的死结。

3、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中国已是世界上最严峻的国家。反映贫富差距的吉尼系数,目前中国是0.47;美国是发达国家是贫富悬殊手屈一指的国家,为0.408;印度是一个贫富悬殊举世闻名的极其严重的发展中国家,为0.325。中国贫富悬殊的状况已超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大国的最高水平。国外有舆论指出,中国大陆贫富不均的状况,已接近国民党统治时期的水平。实际上,现在可能超过了那时的水平。

从阶级分析的角度看,目前中国已出现新的资产阶级,特别是形成了新的官僚资产阶级。他们人数很少,但是占有社会财富多得惊人。他们聚敛的财富,恐怕已经超过了国民党时期的官僚资产阶级的数额。而作为原来社会政治地位较高的工农劳动者,则被打入社会的底层。随着私有化改革的实现,第一线的工人重新沦为雇佣劳动力,称作“打工崽”。下岗职工以及各种买断工龄、内退等名目繁多的被裁减职工,实际上被抛入失业大军,他们又受着“看病难、住房难、小孩上学难”新的三座大山的压迫,生活极为艰难。广大农民群众,除少数富裕冒尖的富农以外,大多数人不但受到本国城乡资产阶级的盘剥,还受到外国资本家倾销农产品的入侵,往往增产不增收。特别是那些失地的农民,丢掉了土地这根命根子,成了像英国历史上被圈地的农民,受着极端贫困生活的煎熬。

中国社会经济矛盾日益尖锐化,使生产相对过剩的经济危机进一步加剧。

三、摆脱经济危机,出路何在?

时至今日,当世界经济危机漫延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广,危害的程度越来越深,但人们由于立场和信仰不同,对危害的感受不一样,认识也截然相反。我在今年4月的文章论述世界经济危机时,提到“落后的亚洲和先进欧洲”,现在我国一些理论文章的表现还是如此。如欧洲人说这次危机,戳穿了自由市场经济是最美好经济制度的神话;而《中国经济时报》7月14日发表一篇经济学教授的访谈文章,认为“人类至今还没有发现比市场经济更有效的体制”(“体制”二字应为“制度”),提出“过分强调宏观调控,就会重蹈计划经济的覆辙。”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官方书”的闭目塞听的书斋式的学者一家之言。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指出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经济,这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实际问题,对此联合国文献有规定,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都承认的。目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已经闯下了世界经济危机的大祸,给人们带来空前的灾难,欧洲人咒骂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并不见得比地狱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目前在加强国家干预,大搞宏观调控。我们十四大文件曾规定,计划是宏观调控的重要依据。可大报却在发表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叫好的文章的同时,继续学反共反社会主义的哈耶克新自由主义的腔调,对计划经济进行攻攻击,这不是有点不合时宜吗?

对比一下欧洲,在那里出现《资本论》热,“马克思又回来了!”示威游行队伍的标语口号是:“资本主义是罪恶制度!”“资本主义赶快结束吧!”“CAPITALISM ISN’T WORKING!”“ANOTHER WORLD IS POSSIBLE!”(“资本主义行不通了!”“另一种世道是可能的!”两相对比,落后与先进,不是昭然若揭吗?值得深思的是,信奉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同资本主义的欧洲世界,由危机引起的思想上的差距为何如此之大呢?

关于摆脱经济危机的出路,我国理论界提出了诸如调整产业结构,转变发展方式,有的还提出了加强道德建设之类的意见。我认为,这都是一些肤浅或者不着边际的意见。

还是向马克思请教吧。马克思的《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要消灭经济危机,就要消灭资本主义制度。《资本论》指明了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他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第一卷下第831-832页)《共产党宣言》说得好:“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263页)让我们作好准备,迎接这一天的到来吧!

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世界经济大危机,在全中国卷入经济浩劫,数万万民众陷入饥寒交迫的困难的地位的时候,毛主席指出:“事情是非常明白的,只有我们战胜了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只有我们实行了有计划有组织的经济建设,才能挽救全国人民出于空前的浩劫。”(《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134页)这里深刻揭示,只有实行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才能避免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这是新中国经过几十年的实践,也是苏联在资本主义大萧条的三十年代“一五”计划胜利完成的实践,证明是无比正确的真理,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是决不会忘记的。

2009/8/6初稿

2009/8/14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