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斯捷姆·瓦希托夫:俄罗斯社会妖魔化列宁的思潮及其危害

http://review.youngchina.org/archives/1323

作者:[俄] 鲁斯捷姆·瓦希托夫

李瑞琴 译

转自:环球视野

2009年4月22日是列宁诞辰139周年,就在这之前(4月1日)列宁纪念碑被移走,这一现象根源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列宁的极端性评价。然而,妖魔化列宁给当代俄罗斯带来了巨大的潜在危险,列宁是俄罗斯共和国当之无愧的缔造者,理应受到国家和民众的崇敬,这对于当代俄罗斯国家和社会至关重要。俄罗斯社会应该理性、客观地看待苏联历史及其创始人。

列宁形象从神到魔

对列宁的个人崇拜始于20世纪20年代(列宁本人对此持激烈反对态度),在他去世后成为苏联官方宣传的内容之一。在个人崇拜的背景下,列宁就像一个超人,为了拯救俄罗斯劳动人民摆脱沙皇的邪恶来到人间,为人民开辟了永恒、幸福的道路。倾向于革命的俄罗斯民众80%以上是农民,他们把列宁看作是特殊的热爱自己人民的“农民基督”,并认为放在陵墓里的列宁尸体“不朽”,他将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刻复活。直到20世纪70年代,民众对列宁的崇拜依然是真诚的。然而,随着脱离农民传统的新都市主义一代人增多,这种崇拜开始被赋予了官僚主义和仪式性的内涵。

20世纪80年代,国家突然改革,数以千计的新闻记者、作家、演员、意识形态专家和学者积极参与讨论对列宁的个人崇拜问题,有不少人“揭穿”个人崇拜背后的真相。但其中许多观点并不成熟,甚至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列宁的形象从美丽的光明的神一下子变成了邪恶的魔鬼。以前是将苏维埃历史上一切好的方面与列宁紧密相联,而现在则是把所有负面现象都归咎于列宁。这些观点认为1917年10月25日的武装起义是反国家的政变,建立在前俄罗斯帝国领土上的苏维埃政权不是国家政权,而是保护犯罪分子胡作非为的革命组织。可以说整个社会舆论呈“列宁黑色邪教”化倾向,国家公共电视台、出版社和大学都参与了这种妖魔化。显然,对于列宁的妖魔化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不利于正确认识历史。如果我们对这些问题放任自流,指望时间能够解决一切,那么俄罗斯国家和社会将面临巨大的危险。

否定列宁功绩违背历史真相

我绝不否认公民对列宁及其政治活动和意识形态的道德评价有保留自己意见的权利。但必须承认,这与歪曲历史事实有着原则性差别。

首先,国家的合法性主要在于其政治活力。如果某个政权在一个确定的领土上通过自己的法令,确立自己的法律制度,并且能够在同其他国家的斗争中保卫自己,那么作为一个国际法主体就能获得认可,就是合法的。当然,这个合法性离不开绝大多数居民的支持,这种支持是指一种信任,即承认这个政权的正当性,而不是指对这个政权的无限热爱。从这个意义上讲,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的产生完全正当。

其次,国内战争也表明,俄罗斯大多数百姓都支持苏维埃政权。虽然几乎所有农民对布尔什维克余粮征集制等政策表示不满,但经验表明,白色政权给农民的更少,而且布尔什维克实行了新经济政策的粮食税,证明了自己解决农民问题的灵活性和能力。此外,许多俄罗斯帝国军队的军官甚至将军,如А.布鲁西洛夫将军都转向了布尔什维克。布尔什维克作为国际主义者履行着爱国者的承诺,而白色政权作为爱国者实际却已成为试图控制俄罗斯的所谓“盟国”的傀儡。为此,苏维埃政权得到大部分人的拥护。值得一提的是数以万计的工程师、医生、经济学家和其他“路标转换派”专家于1920年初也从国外返回苏俄,承认俄罗斯苏维埃国家政权,帮助危机中的祖国。这一切为战胜灾难、为国家的稳定和发展以及为它最终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最后,关于苏俄和苏联非法性的论断不仅违背了历史事实,而且在政治上是十分危险的。因为这需要进一步的具体政治变革,从而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如与其他国家边界问题、民族分裂问题等,而且这种政治变革很可能被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对手利用。

因此,妖魔化列宁的历史形象,不仅违反历史事实,而且在政治层面也是不能接受的,这将破坏现有国家结构的合法性和社会的稳定。准确的爱国主义观是:列宁是俄罗斯联邦的创始人。联邦制的说法既考虑到了非俄罗斯民族的利益,也避免了俄罗斯民族国家解体的威胁。

崇敬国家的缔造者是各国公民的义务

有一些俄罗斯爱国者不赞同列宁的思想观点,批评他是宗教的压制者,从道德上谴责他作为国家元首的一些行为和活动。这实际上不是对列宁个人崇拜问题的批评,而是把他作为一个完美的超人,即把他作为一个将所有最好品质集于一身和拥有绝对真理的人来看待。公民对领袖的崇敬作用是很复杂的、不一致的,但对于国家的历史活动又是非常重要的。在西方国家,现代国家体制的发源地都竖立着被全体公民崇敬的历次革命中的革命领袖纪念碑,这些革命领袖已得到社会公认。

现代俄罗斯共和国缔造者——共和国之父列宁,也应当受到当代俄罗斯民众的崇敬。这种崇敬应该表现在国家永世长存的纪念地或纪念馆。对他的历史评价标准应该建立在各派学者共同协商以及此后的全民讨论的基础上,而且应该是成熟、客观、公正的。这些标准一旦明确,应该写入中学和高等院校的教学大纲,如有可能,还应该在新闻媒体中反映出来,在文学作品、戏剧、电影等创作中表现出来。当然,这不是说要限制自由创作和自由思想,但他作为国务活动家和当代共和国的缔造者应该被尊崇。类似的例子在人类历史上并不少见,比如美国第一位总统华盛顿被正式确认为“祖国之父”,他在国家和公民爱国主义的背景下被崇敬,但这并不妨碍有黑人组织批评他是奴隶主、有辱非洲裔美国人的人格。

综上,对列宁的崇敬,是将其看作伟大的俄罗斯国务活动家,看作已经载入史册的第一代俄联邦人民的代表。也就是说,理论家和思想家可以怀疑共产主义,但不能否定苏维埃革命,这场革命是从根深蒂固的疾病中拯救俄罗斯、复兴其力量和荣耀的唯一机会。

我们希望,经过几十年崇拜和神化、诽谤和丑化的交替斗争,智慧终将占上风,列宁及苏联时代将真正成为我们历史的组成部分,这是一部有争议、有流血的,但属于这个宏伟的大国的历史。